新闻
[银翼杀手2049]的独特配乐
2017-11-29 09:50
当雷德利·斯科特公布自己心目中最佳科幻电影的榜单时,他毫不谦虚地将[2049]这部作品放在前五之中。
 
而希腊作曲家范吉利斯(Vangelis)的配乐,名气几乎跟电影本身不相上下。
 
如今,续作在视觉、剧作层面获誉颇多之余,配乐,做得如何呢?
 
珠玉在前
在[银翼杀手]中,创作者对未来声音出色的呈现,可以归结为几大特色:氛围化的电子、民族融合的元素以及来自过去的声音。
 
其中通过合成器制造的音符悬浮在高耸入云的建筑之中,无限延长,永不解决,与反乌托邦的未来城市景观水乳交融。
▲范吉利斯的配乐,无论是标志性声音的创作,音乐的构思还是对源音乐的运用都将[银翼杀手]音乐进一步升华
 
而从宏观的视野沉降到街道上,音乐呈现出了另一面张力。
 
从荧光闪闪的汉字霓虹招牌,到人气兴旺的阿拉伯集市,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全球化的未来。
 
世界各民族大汇聚的趋势得到了无限强化。
 
在熙攘的街道之间穿梭的声波,除了长线条的合成器,还有不少亚洲民族音乐与阿拉伯民族音乐元素,其中就有印尼的甘美兰。
 
在此之上,范吉利斯又添加了一层时间的维度。
 
他在音乐创作中,加入了爵士的元素,除了蓝调、用萨克斯管演奏的爱情主题,还专门创作了一首爵士歌曲《One More Kiss, Dear》作为源音乐出现。
▲点击欣赏《One More Kiss, Dear》
 
这些令人情不自禁“忆往昔”的声音,不时提醒着观众,在此之前,曾有一个更美好的年代。
 
范吉利斯的配乐,是多方位的成功。
 
无论是标志性声音的创作,音乐的构思还是对源音乐的运用,都为[银翼杀手]带来了不可或缺的升华。
 
音乐音效化
这次[银翼杀手2049],维伦纽瓦最初选定的配乐人选,是曾与其三度合作的冰岛作曲家约翰·约翰森(Jóhann Jóhannsson)。
 
不过最后,他的音乐被汉斯·季默与本杰明·瓦尔费希(Benjamin Wallfisch)的配乐完全取代。
 
由于季默今年忙于世界巡演,这部配乐的创作基本上由瓦尔费希独挑大梁。
 
吉利斯配乐中的几大特点,在这部续作中,只有最初级的一点得到了较好的继承——标志性的音色。
 
当然,这也得归功于季默从工作室里掏出了一台跟范吉利斯当年创作时相同的合成器,雅马哈CS-80。
 
除音色以外,范吉利斯在[银翼杀手]中谱写的若干旋律,都没有再现。
 
这便引出了[银翼杀手2049]的一个新特征:音乐音效化。
 
季默与瓦尔费希创作了新主题《2049》。
▲《2049》虽然比起范吉利斯的作品差一些异域感,但抓住了前作黑暗空洞的虚无感
 
然而它们的存在度早就被埋没在音效化音乐那无休止的轰鸣中,更不用提与范吉利斯那些大鸣大放的旋律相比了。
 
音乐与音效到达了一个层级,似乎导致了这部电影的音乐安静时可有可无,喧嚣时则同音效的音量肩并肩满格行进。
▲比如四个钢琴和弦的“灵魂”动机和低音呼麦的华莱士主题《Wallace》
 
若说偶尔炸裂的声音能带动观众的情绪,那么像[银翼杀手2049]中按分钟算的高音量段落大段平铺,只能让观众坐立不安,导致出戏。
▲[银翼杀手2049]中的器乐使用,不仅仅是作为修饰性点缀,每个器乐的功能,本质上便有区别于前作的意图
 
整部作品的创作思路,与两位作曲家刚完成不久的[敦刻尔克]极其类似,听似与影片画面元素相对应的音效,其实都是音乐中的一块砖。
 
甚至在[敦刻尔克]中被广为报道的“谢泼德错音(Shepard Tone)”,也在[银翼杀手2049]中再度登场。
▲这种回避旋律的音效化创作固然能营造氛围,并刺激肾上腺素分泌
 
不过若用之不当,会有丢失叙事功能的危险。
 
[银翼杀手2049]电影中,我们能听到的“音乐”,仅是若干场景里对弗兰克·辛纳特拉(Frank Sinatra)和猫王的直接引用。
 
行话将其称为“Needle Drop”,意为直接把唱针放到唱片上播放。
 
导演和创作者无意让歌曲跟配乐有任何交流,在电影中伴随这些金曲闪现的全息投影,无疑强调了歌曲的存在感。
▲在电影中原音重现的歌曲《One For My Baby》
 
当然还有K与戴卡德打斗时,时有时无的视听,甚至会让人觉得生理不适。
 
氛围化,音效化的配乐创作依然年轻,未来也定会涌现更多这个走向的音乐。
 
但我们依然需要时间来见证一套成熟体系的形成。
 
 
编辑 | 名夏
 | EVA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一剑动江湖
2049的配乐...感觉像是寂寞大神直接把敦刻尔克的ost搬过来了
2017-11-30   00:34
本事笨笨笨
复古上世纪电子音乐怎么能说是年轻?
2017-11-29   12:30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