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独裁者X觉醒者
2019-08-06 12:06
萤光町,一个被废弃物和油污覆盖的压抑小镇,黑烟无时不刻地从工厂排放到各个角落。
 
深夜,在这片贫穷地的废墟中聚集起九个中学生,这是一个以“废墟帝王”泽拉(古川雄辉饰)为首的秘密基地,名为“光俱乐部”。
 
为达成某个崇高的目的,他们制造了机器“荔枝”,命令其将“美丽之物”带到他们面前。这群否认大人世界的少年,在爱恨和背叛中迎来他们的末世……
 
就如同少年田宫和小伙伴们一起发现秘密基地那样,少年古屋兔丸当年一时兴起,这位日后的先锋派漫画家在学生时代被丸尾末广绘制的海报吸引,抱着崇拜之情去看了舞台剧《荔枝☆光俱乐部》,受到的冲击影响了他的审美和价值观。
 
2005年,已经功成名就的古屋兔丸将少年时代看过的舞台剧改编成了漫画《荔枝☆光俱乐部》。这匹脱缰烈马已经不受田宫或是古屋兔丸控制,衍生出一派光怪陆离的景象。
 

帝王君临之时

一群戴着军帽、穿着立领军服的少年,围绕在首领泽拉周围。
 
他们为抵抗丑陋的大人聚集, 为创造美丽的新世界组成了“光俱乐部”,并制造了“甜美的机器”,命名为“荔枝”——这个像机器人一样的怪物补充能量的方式是吞噬荔枝。
 
从荔枝动起来的那一刻起,少年们赋予它为光俱乐部带来美丽和希望的指示,从“俘获美丽的少女”
 
 
开始。但荔枝对美的概念感到困惑,一次次俘获的战利品都不符合泽拉的标准,甚至连知道少年们身份的老师都被它带回了俱乐部。
 
不美丽的大人必须消失!
 
被称为科学少年的计算机(户塚纯贵饰)向荔枝输入了原本被禁止的概念:我是人类,雷藏(松田凌饰)和雅各布(冈山天音)也拼命向它灌输美的真谛。
 
失败数次后,荔枝终于将一名沉睡的少女带回秘密基地。她就是卡农(中条彩未饰),摧毁光俱乐部的关键。
 
时光回转到几年前。当时还是小学生的田宫(野村周平饰)和伙伴田伏(柾木玲弥饰)、金田(藤原季节饰)在萤光町的一个废弃工厂里成立了他们的 秘密基地。
 
他们幼小,因幼小萌生纯粹,想要在肮脏的世界里寻求一隅洁净。
 
某天,一个叫常川的转校生加入了光俱乐部,带着制造出强大机器人征服世界的野望,随着尼可(池田纯矢)、雷藏、须 田(俱乐部里的名字是“计算机”,负责机器人程序编 写)等人加入,常川夺取了光俱乐部的领导权,开 始进行机器人研发。
 
当美少年雨谷(贾伊博,间宫祥 太朗饰)成为俱乐部第九人,他像催化剂一样让这 个小团体发生质变。
 
已经成为中学生的九人制造出了机器人荔枝,开始对世界进行颠覆,统领他们的是编号为零的常川贵之,“废墟帝王”泽拉。田伏感觉到了泽拉思想的危险性,田宫也是如此。
 
另一方面,泽拉怀疑光俱乐部中出现了背叛者,向贾伊博吐露了内心的不安。成员中最忠诚于泽拉的尼可则怀疑田宫就是背叛者,对田宫的行动抱以敌意。
 
 
“少女一号”卡农被荔枝带到光俱乐部加速了内部分裂,田伏和金田求助于田宫,想要带着卡农逃跑,这个失败的尝试被泽拉视为决裂和反叛。
 
内部肃清即将开始,卡农唱起了肃穆的安魂曲,荔枝像人类那样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即将迎来14岁生日的泽拉,离成为“大人”只有须臾,他始终没有忘记那份初心,建造没有丑陋大人存在的美丽王国。
 
 

禁忌的游戏

真人版拍摄完毕后,[荔枝☆光俱乐部] 被映伦评级为R15+,仅次于最严厉的R18。
 
这部电影里有太多少儿不宜的镜头,鲜血淋漓的眼球、不堪入目的自慰、少年自相残杀,以及直接了当的同性禁忌之恋。
 
影片杀青后,野村周平说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人一起拍片很难得,大家关系都很好,这种关系将体现在电影里。
 
别逗了野村君,不管你们私底下多其乐融融,导演一声令下该捅刀的捅刀,该搞基的搞基,如果把电影情节和现实生活置换那就太可怕了。
 
不过这部片和[二十世纪少年] 相似,弹眼落睛的外衣包裹着深层次现实问题。
 
泽拉的德语和光俱乐部成员齐刷刷的制服、一开始行动时的高度统一性,很难不联想起二战德国的元首制以及丹尼斯·甘塞尔的[浪潮]。
 
至于一群理想主义者的内部整肃,非常遗憾地会让人想起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联合赤军整肃和赤军出走阿拉伯。
 
若松孝二时隔几十年后拍了[联合赤军实录],舞台剧《荔枝☆光俱乐部》早在1985年就由饴屋法水带领的剧团东京Grand Guignoi搬上舞台,也让之后的各版舞台剧、漫画、动画以及如今的电影版站在了巨人肩膀上。
 
谁说这是中二少年演绎的残酷青春,他们只是在玩微缩版大人的游戏而已。
 
对于中国影迷来说,饰演泽拉的古川雄辉是演员中最耳熟能详的,“18线艺人”的古川迎来了入行以来最大的机遇,独裁者泽拉这个角色无论戏份还是出彩程度丝毫不比男一号古田差。
 
相比深夜档的《一吻定情》,[荔枝☆光俱乐部]已称得上大手笔。就如主演野村周平所说:“现在已经很少有这种完全由年轻人出演的大制作了。”
 
野村相信相聚在本片的九个年轻人,会是今后肩负起日本影坛的大人物,这番发言不太像温和派的古田,倒有几分泽拉的霸气。
 
继[死亡拼图] 和[男子高中生的日常],野村周平积累了足够眼缘,首次在话题大作中担纲主演——古田是光俱乐部的创立者,也是挣脱独裁的觉醒者,这个角色虽不如泽拉霸气,也不如贾伊博妖冶,却足够有深度。
 
 
[荔枝☆俱乐部] 除了拥有话题性、集结“最旬话题俳优”、日活近年来难得一见的大投入外,影片制作班底异常强大。
 
曾统领[浪客剑心] 系列美术组打造“炼狱”战舰的桥本创加盟本片,这次他的任务是让“荔枝”活起来;负责本片服装的同样是[浪客剑心]的服装担当泽田石和宽;特殊道具、造型担当则是统筹了[寄生兽]、[进击的巨人] 的百武朋。
 
虽然资金投入不比东宝和华纳,从请来这些位大神级人物就可看出日活对本片的野心。
 
作为漫画改编作品,“荔枝”的声优会让漫迷们大饱耳福。
 
[暗杀教室] 请来二宫和也为“杀老师”配音是为了拉票房,而“荔枝”的机械中发出杉田智和(代表作《银魂》坂田银时)的声音,更让漫迷们直呼意外。既然片方玩得那么6,自然要去贡献一把票房看看已成标识的“杉田音”能变出几把刷子来。
 

里世界突破次元壁

电影改编自漫画,而漫画脱胎于饴屋法水的舞台剧,事实上古屋兔丸的原作漫画无论场景、对白还是剧情都带着浓厚的舞台风,几种艺术形式在黑暗且华丽的题材下纠缠在一起,从真人电影立项起就在各个次元的粉丝间引起热议。
 
对动画新番如数家珍的动漫迷、端坐在纪伊国屋剧场里的演剧饭、野村周平和古川雄辉的影迷、甚至视觉系歌手HAKUEI的狂热乐迷都为之疯狂。这正是话题作品的影响力。
 
 
剧团与乐队齐飞
 
“我们在封锁的街道上,视野狭窄的角落里,努力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光芒。”这句像诗一样的句子出自[荔枝☆光俱乐部]发布会,间宫祥太朗答记者问时的灵光一现。
 
这位全身散发着美少年光芒的平成代演员,以其收放自如的舞台感拿到关键角色,使光俱乐部发生剧变的贾伊博。
 
这个像妖孽一样的角色在本片封锁而逼仄的舞台氛围里,像一柄利剑那样切开了混沌不清的未来,最终将少年们的梦想和生命一同引向毁灭。
 
间宫祥太朗的台词功底和舞台感不是与生俱来的,这得益于他近年来在舞台剧领域的发展。他在最新版舞台剧《银河英雄传说》里出演莱因哈特。
 
这是什么概念呢,上一任莱因哈特是日本艺能界新生代领军人物松坂桃李,而杨威利的扮演者是大名鼎鼎的河村隆一(老牌视觉系乐队Luna sea主唱),安妮罗洁的扮演者是前宝塚首席娘役白羽优理。
 
能和这些大前辈同台并担纲主演,对间宫祥太朗来说是难得的上台阶机会。已经够份儿和河村隆一指点江山了,换个片场和古川雄辉谈谈恋爱还有难度吗?
 
话说黄金狮子莱因哈特是个典型的恋爱白痴,这也导致间宫祥太朗什么经验都不缺,就缺爱情戏经验,他也没想到自己成为演员后第一次拍爱情戏的对手是古川雄辉。
 
“对外形的打理我完全相信工作人员,也请大家相信我会把如何与古川雄辉相爱的部分演好。”
 
 
古川雄辉和间宫祥太朗谁攻谁受暂且不提, 泽拉帝王怎么也不能把舞台中央位置让与他人。
 
曾常年在影视圈打酱油的古川雄辉,自从凭借新版《一吻定情》在中国红透半边天后,事务所终于认识到了欧尼酱的价值。
 
2014年,他第一次以主演身份出演了舞台剧《我们的明天》,2016年三到四月,他再次成为舞台剧《伊纽休曼的比利》的座长,出演主人公比利。
 
HORIPRO有意给古川加戏是一方面(《伊纽休曼的比利》是HORIPRO投资的舞台剧),对舞台的热爱也让小哥有意往这方 面侧重。他和古屋兔丸一样都是舞台版《荔枝☆ 光俱乐部》的粉丝,早早就拜见过这部常演不衰的名作,这次能接到片约也算美梦成真。
 
 
除了舞台版30年积攒下的人气,[ 荔枝☆光俱乐部] 吸引了为数众多的摇滚乐迷的追捧。
 
上世纪九十年代,视觉系摇滚(Visual Rock)在日本乐坛异军突起,一支叫做Penicillin的乐队也是弄潮儿之一。Penicillin的主唱HAKUEI不仅以视觉系四大脱男闻名,除了搞乐队,毕业于东海大学的他曾主演过摇滚歌剧《哈姆雷特》,对漫画也非常感兴趣。
 
他在漫画圈子里最好的朋友就是古屋兔丸,古屋绘制《荔枝☆光俱乐部》时,特地让HAKUEI的形象友情客串了一把。
 
之后HAKUEI和武田真治(同样是妖男一枚,曾在大岛渚名作[御 法度]中出演冲田总司,在音乐剧《伊丽莎白》中主演 死神)等人组成了音乐组合“荔枝☆光俱乐部”,以 “废墟上的盛宴”为名举行演出,古屋兔丸特地前去捧场。
 
可以说HAKUEI和Penicillin的粉丝,甚至广大日本视觉系粉丝,都是先由HAKUEI领衔的“荔枝☆光俱乐部”组合入坑,之后才了解到这部舞台、漫画名作的全貌。
 
动 画 版《 荔 枝☆ 光 俱 乐 部》播放 时, HAKUEI献唱了主题曲,真人电影仍将由这个老牌美男子负责主题曲,届时在片尾字幕看到名为“荔枝☆光俱乐部”的组合名字还请不要惊讶。
 
 
人人都爱妖男
 
日本是个盛产妖男的国度。上世纪五十年代香颂歌手美轮明宏以女装扮相震惊乐坛,那时还只是孤例。
 
进入八十年代后,深受欧美华丽金属影响的X-Japan队长YOSHIKI和队友HIDE开创了视觉系摇滚概念,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相比杰尼斯旗下的偶像团,视觉系相对小众,但男乐手穿女装浓妆艳抹演绎着激烈的摇滚乐,这种反差造成的视觉冲击力已经超出了乐迷圈子,成为一种文化现象。
 
漫画家由贵香织里是HAKUEI的迷妹,特意以偶像为原型绘制了《路德维希革命》,主人公路德维希王子的形象和HAKUEI如出一辙。
 
同样是迷妹的还有大魔王矢泽爱,因为迷恋The Yellow Monkey的主唱吉井和哉,她在《下弦之月》中塑造了亚当一角。
 
等到真人版[下弦之月]开拍,根据她的意见又请来彩虹乐队主唱Hyde出演亚当。能用这种方式表达对偶像的喜爱,矢泽爱也算人生赢家了。
 
有漫画天分的HAKUEI选择自力更生画漫画,其他人得动些别的脑筋。
 
和HAKUEI同为“脱男”的Gackt就多次涉猎影视。这位被称为“视觉系王子”的前Malice Mizer乐队主唱,单飞后人气反而暴涨。
 
在乐坛达到巅峰后,他在2003年亲自担任编剧和主演,邀请Hyde和王力宏一起拍了部吸血鬼混搭黑帮的[月光游侠],那部电影里还能看到初出茅庐的幼齿本乡奏多和客串的李立群,也算是大制作了。
 
不过该片剧情荒诞不经,也让Gackt明白自己不是编剧这块料,当演员还是没问题的,之后他又在大河剧《风林火山》中出演了主人公武田信玄的一生之敌上杉谦信。
 
再聊聊另两位妖男YOSHIKI和MIYAVI。
 
就像披头士之于西方摇滚乐,X-Japan就是日本视觉系摇滚的祖师爷,其队长YOSHIKI是什么地位自不用说。平成天皇继位十周年庆典担任音乐指挥,为美国金球奖写主题曲,这个昔日喝醉酒拿着木刀砍出一条街的混小子,如今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备受尊敬的音乐人。
 
最近他最上心的除了今年三月在温布利的演唱会,还有上月刚举行的圣丹斯国际电影节,他的纪录片[We are X]已经在圣丹斯完成了首映,逼格刷到飞起。
 
出道于本世纪初的MIYAVI相对小字辈,曾是Due’le quartz乐队最年轻、人气最高的吉他手,单飞后同样闯出一片天。
 
作为歌手大红大紫不说,两年前还在安吉丽娜·朱莉导演电影[坚不可摧] 里出演了一个变态军官。
 
这只是MIYAVI走向国际的第一步,前阵子他还提了把吉他跑到非洲去为贫民弹奏乐曲, 身上的唇环洞和纹身还依稀可见,直让人感慨岁月生生把一个朋克变成了嬉皮。
 
其实日本造的各位妖男们演技大多捉急, Gackt已是个中翘楚了仍被吐槽生硬,施展他们魅力的地方依然是舞台。
 
无论好莱坞、圣丹斯还是日本影视圈,看中的不单单是他们在乐坛的人气,还有这股人气代表的潮流风向。
 
女装少年、阴柔美、扑面而来的视觉冲击力,就像里世界绽放的恶之花那样,拥有能够击碎次元壁的力量。
 
如果不是年龄不合适,包括古屋兔丸在内的“荔枝☆光”粉丝们巴不得HAKUEI亲自出演贾伊博,而间宫祥太朗已经是同年龄段里的最佳选择。
 
从这部电影的宣传方式来看,会让人分不清这究竟是一部真人漫改、限制级Cult片还是摇滚歌剧,这也许正是片方想要的效果。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6年2月上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凌霄公子
看不懂
2019-08-11   09:26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