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都市怪谈摧肝肠
2019-08-06 16:27
“我现在居住的房间总是发出奇怪的声音。”一切从接到那封信开始。
 
不知道这个叫做久保(桥本爱饰)的孩子为何会求助于我(竹内结衣饰),但她信里的内容毫无疑问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小说家和大学生开始联手调查那间房间,却发现这间屋子过去的住客们一个个都在搬家时死亡,这种灵异事件的发生范围越来越大,时间也向几十年前追溯而去,把“我”一步步拖进黑暗漩涡。
 

不作死就不会死

2016年的第一颗雷,来得比以往都要早一些。并不是指本片,而是[贞子vs伽椰子] 确定上映的消息。
 
这是个抱团的时代,超人要联手蝙蝠侠, 多灾多难的11区也在他们最擅长的恐怖片领域搞资产重组。中村义洋的这部新作虽然没打经典牌,也动用了竹内结子和桥本爱两名女主,要死就一次性多死一些。
 
演[告白]出道的桥本爱,因其黑发明眸阴暗美少女的形象,长时间在各个恐怖片里串场,直到[贞子3D] 恶评一片,已经变成“桥本汉子”的她才从类型片里走出来。
 
其实栗山千明也好桥本爱也好,都属于外形限制了戏路的典型,前者万年不变的黑长直和单凤眼,怎么看都是恐怖片的好材料,那么桥本爱这两年疑似长残,说白了就是体重和发型的变化反而让她有了更多可能性。
 
不过这次再拍恐怖片,纯粹是因为想和中村义洋导演合作,“我最喜欢看[鸭子和野鸭子的投币式自动存放柜]”,即使会在电影里死得很难看也没关系。
 
 
这次桥本爱饰演的久保是一个建筑系大学生,同时担任大学推理小说活动部的部长。
 
为了省钱她住在郊外的冈谷公寓里,搬进去后她发现自己所住的202室经常会发出奇怪的声响。她决定向一直在阅读的怪谈杂志寄信寻求答案,这就引起了这个故事的第一主角——我。
 
在怪谈杂志连载小说的“我”除了开专栏,也向读者征集生活中遇到的奇妙遭遇,然后把这些怪谈整理润色后写成短篇小说发表。
 
收到久保的信,“我”决定前往冈谷公寓一探究竟。
 
所谓不作死不会死,普通人碰到灵异事件躲都来不及,就算遭到了祸害也就一瞬间的事,而好奇心旺盛的推理小说爱好者和心思缜密的灵异小说作家介入此事,让这桩灵异事件有了深挖的可能,像打开潘多拉盒子那样愈演愈烈。
 
参与这次调查的一共有五个人,除了“我”和久保,还有怪谈杂志编辑平冈芳明(佐佐木藏之介 饰)、心理分析师三泽徹夫(坂口健太郎饰)和推理小说作家直人(泷藤贤一饰),记住这些人,他们即将在作死大赛中比赛谁走得更远。
 
调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冈谷公寓里曾经死过人,那个奇怪的声音很可能是死者留下的怨念。但是事情显然没有那么简单,随着“我”更深入的调查,发现不仅是久保住的202室,整幢冈谷公寓,甚至公寓所在整片地区都发生过让人毛骨悚然的自杀事件。
 
“声音”从一个房间传播开来,同时传播着不幸和死亡,似乎要把这个国家引入末世。
 
声音不仅在空间中扩散,还打通了时间的壁垒,声音的源头在数十年前的大正时代,越到尽头越让人不敢触碰, 仿佛时间尽头隐藏着让人战栗的真相。
 
一切悲剧的源头在于“残秽”。第一个人自杀后,他的死亡留下了残秽,会感染传播却无法消弭。当他居住的屋子迎来新主人,那个人就会接受到“残秽”,成为宿主,当宿主死亡,新的残秽又传播给了后来人。
 
据“我”的调查,大多数感染了“残秽”的宿主,都在离开凶宅后死亡,这解释了由声音引起的灵异事件分布广泛的原因。
 
无法消除“残秽”的结果就是,“残秽”像诅咒一样世代轮回下去,从大正、昭和到平成年代,科技发展也无法斩断诅咒。
 
调查此次灵异事件的五人已经无法全身而退,他们不确定自己是否已被“残秽”附体,“残秽”背后的真身是什么,会给自己带来何种厄运也一无所知
 
唯一能做的只能尽可能找到“残秽”源头,那第一个死去的人,究竟是背负了何等怨恨才能让诅咒遗毒至今。化解这份来自几十年前的怨恨,是“我”和久保斩断诅咒,获得生机的一线希望。
 
 
 
 

吓人又吓己

[残秽 不可以住的房间] 入围了2015年东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当中村义洋带着桥本爱来到开幕红毯时,各位媒体朋友们满心疑问,为什么一部商业恐怖片会进入主竞赛名单。
 
这种情况类似三年前三池崇史的[稻草之盾] 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导演几年来积攒的口碑、商业片和类型片的结合,让新作得到了文艺路线的电影节的青睐。
 
[残秽 不可以住的房间] 是一部定位很“怪”的电影,近年来的恐怖片,无论“贞子”系列还是“咒怨”系列,都是小成本主导的片子,所以[贞子3D]能在口碑不佳的情况下连拍两部。
 
动用竹内结子、桥本爱、佐佐木藏之介等数位知名演员的[残 秽 不可以住的房间],从演员规模来看,已算得上中等投入的商业片,又请来近年来拍商业片颇有心得的中村义洋导演,这种典型的日式恐怖题材会走到哪一步大家都很感兴趣。
 
中村义洋之前两部电影是[白雪公主杀人事件]和[ 预告犯],连续两作关注网络暴力,但这两部电影从类型上都属于悬疑片。这次的新片仍有不少悬疑元素,却是以让观众打开好奇心然后丢掉半条命为宗旨。
 
 
这部电影根据小野不由美原作小说改编,日本电影改编的小说如过江之鲫,这次终于找来了一个大人物。
 
话说小野不由美虽然是和田中芳树齐名的坑王,但她已经决定今年继续完成《十二国记》系列,亲自编剧的[残秽 不可以住的房间] 也成了她2016年的重头项目。
 
这位对笔下人物宛如亲娘一般的作家,以第一人称创作了这个故事:“这是我一生中只能用一次的构思。”饰演“我”,也就是小野不由美化身的竹内结子一下子压力山大。
 
比起恐怖片界老司机桥本爱,竹内结子有着和外表不符的纤细。本着信任中村义洋为前提加入剧组,没想到被导演坑得够呛。
 
中村义洋经常在拍完一段戏后故作神秘地说刚才这里有莫名其妙的声音冒出来,那里又有灵异出现,比如有次中村称在拍摄出租车的地方出现了本不会出现的人手,入戏太深的竹内结子大惊失色,极其后悔接下这部见鬼的片子,只好在片场大声念“我一点也不怕”来给自己减压。
 
据竹内结子透露,本片拍摄期间自己回到家都是开灯睡觉的,期间好几次差点放弃。
 
本片是竹内结子第五次出演中村义洋的作品,所以当时没怎么考虑就接了下来,对于竹内试图当逃兵的行为,中村义洋毫无诚意地安抚道:“来都来了,就老老实实拍完它嘛!”
 
日本人对凶宅有一种旁人无法理解的情节。2015年,有一位日本网红开了场全国巡回演出,他本职是房产中介,后来专门收集日本各地的公寓灵异事件,竟能在全国各个场馆开像演唱会一样的巡回讲鬼故事演出。
 
本片的“残秽”说白了就是恶灵附体的变种,不过既然大家就好这口,这类日式恐怖片也就会像“残秽”那样生生不息。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6年2月上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云小主
😣
2019-08-06   20:14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