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中国动画崛起了吗?冷静!
2019-09-05 10:42
从今年七月中旬到八月,中国大陆电影市场几乎只被一部动画电影霸占着,它近乎以一己之力滋养了整个市场,不用多说,这匹票房黑马就是众人皆知的[哪吒之魔童降世]。
 
截至到9月1日,[哪吒]的总票房已超过47亿元,位列中国内地电影总票房排名亚军。
 
 
如此强势,如此火爆,以至于网络上再次出现“国漫崛起”的声声呐喊。不过当我们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国漫会因[哪吒]而崛起吗 ?[哪吒]的成功又会给中国动漫带来什么?
 
早期蓄力:[铁扇公主](1923-1946)
 
“国漫崛起”的叫法其实并不准确,应该叫“中国动画之再度崛起”。毕竟在上世纪,我国也曾产出过众多质量优秀、艺术价值高的动画长短片。甚至还有多个动画艺术的创作高峰出现,在过去,我们的动画也曾是世界一流。
 
讲起来,中国动画起步相当早,早在1922年左右,动画电影就已开始在中国传播,随即在1923年出现了目前有据可考的首部动画短片《暂停》。这部动画短片的作者杨左匋后来赴美留学,还加入了迪士尼首部动画长片[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创作。
 
 
这一时期涌现了大量杰出的中国动画人,像黄文农,在1924年就已用真人和动画结合的方式摄制了动画短片《狗请客》。
 
像日后对中国动画产生巨大影响的万氏兄弟,在1935年的动画片《骆驼献舞》中首次尝试加入音效和对白。它也将中国动画带入有声动画时代。而距离迪士尼第一部有声动画《汽船威利》也不过7年时间。像万超尘,由他编剧的中国第一部木偶片《上前线》于1939年拍摄完成。
 
同时,由于美国动画向中国输出较多,创作者多会以美国动画为榜样。也因一穷二白,在中国动画的早期,这群热忱的动画先驱者们,白手起家,一点点摸索制作动画的方法、窍门,像赛璐珞分层、描绘上色、拍摄洗印等一系列与动画相关的技术。
 
热爱成了支撑他们进行探索、创作的动力。但抗日战争的战火却将刚刚蓬勃兴起的中国动画一脚踹入低谷。可即便如此,像万氏兄弟还是在抗战中制作了5部动画短片《抗战标语卡通》、6集黑白有声电影短片《抗战歌辑》。并在1941年完成了我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
 
这部历时16个月,70多位动画人一同制作的动画电影以世界第四部、亚洲第一部动画长片而永留影史。日本“漫画之神”手冢治虫因为[铁扇公主]而受其影响,走上绘画的道路。
 
 
这群中国动画的先驱们,在动荡的战乱岁月,不仅解决了中国动画从无到有的存在问题,更在技法上、设计上,制作上不断累积经验,为建国后一鸣惊人的“中国学派”崛起奠定了殷实的基础。
 
 
“中国学派”崛起:[大闹天宫](1947-1965)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动画继续发展,在学习国外先进技术、理念的同时,也在思考中国动画的前景和未来。
 
早先民国时期,中国动画受美国动画影响很大,知名的像万氏兄弟的作品。事实上,直到“抗美援朝”战争爆发,美国电影才几乎从中国电影市场中绝迹。
 
在新中国初期,苏联动画对于中国动画也同样影响深远。
 
在那个时期,动画人和电影人一同成长,学习电影理论、学习动画知识。像爱森斯坦、普多夫金的蒙太奇理论,像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角色分析法,像动画的转描技术。
 
当然在不断学习中,也有错误,也会走弯路,著名作家马国亮先生在观看上影厂美术片组创作之后,觉得:“缺乏变化,平稳有余,生动不足”。指出:“搞美术片,不敢放手大胆夸张”,才是最严重的错误”。
 
像我国第一部国外获奖的动画片[乌鸦为什么是黑的],虽然受到认可,但因美术造型风格太过接近苏联而被诟病。
 
镇定思痛、回溯本源、寻根求变后,一个带有中国民族风格的动画学派逐渐形成,这个叫做“中国学派”的作品集大成者就是[大闹天宫]。
 
当时,[大闹天宫]集合了近乎中国动画最强队伍。导演是万氏兄弟中的万籁鸣;编剧之一是上海美影厂导演、编剧李可弱;美术设计是中国“装饰画派”的缔造者之一张光宇及兄弟张正宇;作曲是上海美影厂作曲组组长吴应炬等大家。
 
民族特色自然便是[大闹天宫]外在最重要的表现方式。1959年底剧组便开始外出采风,故宫、颐和园、西山碧云寺都是他们收集资料的对象,此外还收集了诸如佛像、壁画等各种艺术作品。
 
同时张光宇的造型设计也受到了诸如唐代壁画、民间绣像、明末画家陈老莲、清末“海上画派”任伯年的影响。
 
 
落实到单个人物像孙悟空,他的形象融入了京剧脸谱、民间玩具、年画等中国特色;玉皇大帝则采用了佛像、民间神纸、木刻、年画等艺术形式;哪吒参考了无锡泥娃娃、善财童子等形象;七仙女则参照了敦煌壁画。
 
而场景设计,编剧李克弱这样评价:“张正宇先生的背景设计,源于我国佛、道两教之建筑、壁画,而加以提炼升华进而达到庄严妙象之境。”张正宇在设计场景时,也不仅只考虑了我国建筑的风格,像花果山、天宫、南天门等场景,他也将东南亚、印度等地宗教建筑也做了消化和参考。
 
画面如此,配乐也一样具有东方特色,吴应炬在谈论[大闹天宫]音乐时讲到“我首先考虑是音乐风格,我想到了戏曲音乐。这是因为我小时候在故乡广东看到过的孙悟空形象,几乎都是在戏曲舞台上。”
 
吴应炬的配乐同样博采众长,昆曲、京剧、粤剧甚至陕西的郿鄂调等乐曲元素都融合其中。在演奏方面,他也以民族乐器为主,配合有特色的铜管、木管等乐器再辅以小型弦乐队和中国打击乐,形成风格鲜明的民族曲风。
 
除此之外,[大闹天宫]还创新性地采用不同人物配合不同乐器的表现方法,譬如孙悟空的画面是高音民族乐器演奏;托塔李天王出现时则是低音弦乐加唢呐和定音鼓表现。
 
当然仅仅是有民族特色、中国风不足以影史留名。[大闹天宫]所呈现的还有不落窠臼的动画艺术表现。
 
万籁鸣就曾在[大闹天宫]创作上定下方向:“我在创作过程中时时告诫自己,方向是民族化,但要不落前人、古人、洋人的窠臼,不落其他艺术形式的窠臼,突破陈旧的条条框框,力图再前进一步。”
 
所以在剧情上,电影只选取了《西游记》的前七回,一方面这几回天真烂漫的故事适合动画去丰富表现,另一方面前七回也最能表现反抗者孙悟空的精神。
 
[大闹天宫]是战斗、是抗争的故事,但作为取经的前传,原著故事的结尾却不甚圆满,为了疏导情绪,也为了让人物性格、动机更鲜明。
 
[大闹天宫]大刀阔斧改变结局,以孙悟空反抗成功结尾,同时又巧妙加入原创角色丑角“马天君”让孙悟空的形象更加立体,故事也紧随主题。可以说[大闹天宫]是少有的一气呵成的孙悟空故事。
 
其他优点,像在艺术表现上,[大闹天宫]多使用蒙太奇技法,譬如孙悟空夺金箍棒的段落。东方元素的运用也颇有心得。
 
像人物用简练线条勾勒,场景用晕染的方式呈现,两者相辅相成更具美感,而摄影为了突出玄幻、奇妙的质感,采用多次曝光、多层拍摄的方法。
 
之前提出的人物僵硬等问题,也在[大闹天宫]中解决,以美猴王为例,当时不仅请了“南猴王”郑法祥亲自授课,传授技法,还外派同事到上海京剧院、上海戏曲学校学习、观摩京剧武打。甚至连配音演员都是我国我国著名的表演大家邱岳峰、毕克和富润生。
 
可以说[大闹天宫]既是一部优秀、经得住时间打量的动画长片,亦是一部集“诸子百家”合力完成的精致艺术品。
 
导演万籁鸣曾说:“在前年(1960年)春天将这个任务([大闹天宫])交给了我,在人力、物力各方面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当然这一切同样离不开老一辈动画人对动画的热爱和执着。
 
[大闹天宫]的成功,也意味着中国动画的第一个黄金高峰出现,在这一段时间内,不仅仅只是[大闹天宫]的一枝独秀,还有像独领风骚于世界的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彩色木偶长片《孔雀公主》、剪纸动画片《猪八戒吃西瓜》等等。
 
“中国学派”的成功也意味着中国动画从此有了自己的主心骨:探寻、发展民族风格不动摇。而这条基本准则即便到了现在仍适用。
 
中国动画的第二次发力:[哪吒闹海](1977-1994)
 
不过似乎中国动画的发展总有挫折,总是曲折前行。
 
等到中国动画出现第二次高峰时已经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后,经过恢复和发展,“中国学派”再度生产了一批优秀动画长短片,像动画系列剧集《小兔淘淘》,其中《雪孩子》是现在著名的一篇;像动画短片《九色鹿》《蝴蝶泉》《三个和尚》;木偶片《阿凡提的故事》;剪纸片《鹬蚌相争》;水墨片《鹿玲》等等,而其中集大成者,无疑是1979年的[哪咤闹海]。
 
[哪吒闹海]仍继承了[大闹天宫]中稳扎稳打的特点,作为中国的第一部彩色宽银幕动画电影,共有3位导演(严定宪、王树忱、徐景达三人都是当时首屈一指的动画导演,可谓强强联合,绝无仅有)、42名动画师、3名摄影师及无数动画人潜心创作,用时将近一年多才将这部优秀的动画长片带给世人,仅前期准备就差不多3个月的时间,可以说中国动画两次高峰的里程碑作品,都是建立在前期扎实的准备之上完成的。
 
这点也与迪士尼、吉卜力等世界动画大厂不谋而合,做动画,没有捷径可言。
 
 
极具民族特色也仍然是[哪吒闹海]别具一格的鲜明特征,但在民族风的基础上,“中国学派”的动画大家们并没有因循守旧,他们仍做到了在“民族中创新”。
 
首先上影厂的“采风”传统再次为[哪吒闹海]的艺术表现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基石作用,剧组为了画好陈塘关的种种,特意跑到山东蓬莱去感受海,感受渔民的生活。青岛水族馆和海洋研究所也为电影的创作提供了大量的素材。
 
这些有用的经验后来都呈现在绝美的动画中,像陈塘关的设计就取材于蓬莱阁。美术设计张仃为[哪吒闹海]做角色设计时,参考了诸如敦煌、永乐宫壁画、民间年画、版画等艺术元素。
 
但又放弃了[大闹天宫]中追求戏曲的表现方法,采取了一种贴近当时生活的更柔和的处理。片中的个中人物,像哪吒、太乙真人都有人的形象凝练其中,即便是奸诈、歹毒的龙王,也并非刻板的戏剧形象。
 
[哪吒闹海]还用色彩去表现人,像李靖的大红袍的军官形象,敖丙身白的纨绔子弟形象,青色龙王的压迫、残忍形象等等,各个色调有机结合,和谐统一。做场景设计时,比如海水的波动,参考了“南宋四家”马远的资料;建筑的设计则有唐宋房屋的特点。
 
 
剧情上,[哪吒闹海]同样和孙悟空一样做到了处理和升华,所谓处理是指简化哪吒的《封神演义》背景,将故事压缩在“闹海”的前因后果上。
 
编剧王树忱曾在文章中阐明:“我们以‘闹海’为中心,设计了‘出世’、‘闹海’、‘自刎’、‘再生’、‘复仇’这五大段戏,加以丰富、发挥并使其动画电影化。”
 
在处理“闹海故事”的同时,电影也对哪吒角色进行了删改,删得仍然是《封神演义》里人物性格不突出、拖累角色的部分,增加的也是聚合哪吒形象的部分,比如从孩童到守护陈塘关英雄的成长,比如哪吒自刎成圣的悲剧气质。
 
可以说[哪吒闹海]继承了[大闹天宫]对故事的精准改编,只是两人的情感宣泄点不同,孙悟空是自由烂漫、反抗腐朽的压迫者,而哪吒则是带有悲剧色彩、对抗邪恶的英雄。
 
配乐上,[哪吒闹海]也再度体现先进和超前,电影使用了前期录音方式,作曲大师金复载先生,采用了将民族乐和西洋乐的结合的方式,“从表现上来看,是一个管弦乐队加一些特殊的民族乐器,比如说有二胡、有笛子、有琵琶,另外还有唢呐,这些乐器的特殊音色,就构成了一个综合体。”
 
当然更厉害的是,将当时刚出土不久的编钟纳入到音效体系中,这点敢为人先的尝试,让[哪吒闹海]足以傲视群雄。
 
也如[大闹天宫]一样,[哪吒闹海]的配音仍由邱岳峰、毕克和富润生等大家演绎。
 
不过[哪吒闹海]却进一步优化了台词,说得含蓄,自然。在表现技法上,像360度旋转空间处理手法、直线放射光改为荷花光、镜头叠画等等,也正是以上这些种种努力让[哪吒闹海]呈现出超越时代的艺术品质。
 
 
动画长片说白了仍是电影的一种,是电影就是要把故事讲好把故事演好,不是说复杂就是好,不是说绚丽就是精彩, [大闹天宫]和[哪吒闹海],能够在中国动画取得自己的位置,不仅只是中国化、民族化做得好,更重要的是,在电影的叙事、故事层面的流畅、自然,才能最终经得住时间的打磨。 
 
不过面对即将到来的冲击,中国动画、“中国学派”的未来岌岌可危。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加深,一股先进而凶猛的外来动画浪潮冲着中国动画产业奔涌而来。
 
内部环境看,遗失的十多年既是倒退,又是封闭,面对外来冲击,自身就已根基不稳,而外部,八十年代后电视产业迅猛发展,一是电视机对传统电影的冲击,影响了动画产业的发展趋势,也因为发展迅速,缺少了改变的时间。
 
二是广大电视动画市场巨大的需求,也列迫使动画工作者改变方向。
 
这一时期大量外国优质动画也不断涌入也从内容上刺激着中国的动画产业,同时南方逐渐壮大的动画加工产业也在拉扯人们对于动画产业的理解……
 
几股力量拽着中国动画曲折前行,人员青黄不接、流失严重,内容古板胜不过外国动画,动画工业老旧、市场化下的冲击让做动画艺术精品也逐渐成为一种奢望。
 
在应对挑战,不断改良中,中国动画的主流“中国学派”也以1985年的[金猴降妖]谢幕。不过即便遭遇如此重大挫折,中国动画仍在前行。中国动画的民族特色也从没有彻底消失于银幕,中国动画对于民族风的探寻也从未停止。
 
新时代的王者:[哪吒之魔童降世](1995-至今)
 
1995年,皮克斯划时代作品[玩具总动员]震撼上映,3D动画也因此正是出道,此后的十几年,动画技术不断发展,当2D动画不再是唯一,当3D动画也可能是商业宠儿,一场世界范围内的动画变革出现。
 
借着电脑技术迅速发展的东风,虽然第一梯队好莱坞、日本动画仍独占鳌头,但世界范围的第二梯队开始发力,像欧洲,像我国,趁此机会中国动画借着新科技的优势迅猛发展,2005年创新却也折戟的[魔比斯环]上映;2011年“魁拔”系列首部曲《魁拔之十万火急》上映;2015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引爆国漫热情;2016年[大鱼海棠]、[小门神]到2018年暑期档的绝对王者——[哪吒之魔童降世]。
 
 
当然毫不避讳地说[哪吒]的好,有一部分是市场的因素,撤档、调档给了这匹黑马奔跑的广阔草原,但归根结底,[哪吒]的好还是因为它本身电影好。
 
其实[哪吒]可以看做是新“中国学派”的复苏。
 
这些年的起起伏伏,模仿国外,加工国外,动画内核是外国的,皮还是外国的,但真正被观众热爱的还是本国,也就是应了那句话“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从[魁拔]的口碑崛起到[大圣归来]再到[哪吒],在没有市场、资本挟持后,中国动画的创作趋于本心,趋于破釜沉舟。
 
追本溯源后,本土化、民族化,成为一个愈发明显的趋势。但亦如电影所表现的那样,无论新时代的大圣也好,哪吒也罢,它们的本土化都不是过去“中国学派”的那种民族化。它们的本土化是时代演变后的本土化、民族化。
 
像[哪吒],它的设计中,可以看出有香港电影的影子,有[哪吒闹海]的影子,有着对当下父母、家族的理解,有着对中国文化的探究,也有着时代烙印下类似《悟空传》般的呐喊,而这些恰恰是当代中国青年精神世界的体现,什么是民族化?
 
 
只是一味地对过去“民俗老物”进行复刻和精进,还是顺应时代做出符合当下中国人生活的体现?[哪吒]做了回应——“小孩子才选择,成年人我都要”。巧合的是过去是大圣出头哪吒进步,现在还是大圣哪吒,真是个历史的再现。
 
 
不过,对于当下[哪吒]的火热,甚至于说网络口号“国漫崛起”的再度泛滥,再甚至于那已经快摸到中国票房天花板的傲人票房,我们不禁要冷静想想,[哪吒]的成功,是当下的成功还是会像它的前辈般经得起岁月的考验。
 
对于行业本身来说,[哪吒]的成功是不是就意味着中国动画有了真正崛起的实力?
 
也许在两个方面,我们都要存疑,就目前看票房三杰:[战狼2]、[哪吒][流浪地球],都是顺应时代发展的产物,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瑕疵,但无论哪部电影都有一个优点,民族化的成功利用和对电影(动画)工业的探索。
 
[哪吒]在故事方面,完成了之前中国动画电影可能欠缺的东西——讲好一个故事。同时它又尽可能地利用中国动画工业进行最大规模地创作和探索。这一点从师伯申公豹,人头变豹头差点逼走特效人员就可见一斑。
 
毫无疑问,[哪吒]是当下中国动画的高峰之一,即便它的艺术性达不到[大闹天宫]和[哪吒闹海],但它对于市场的贡献非同小可,至少它能向[大圣归来]一样,刺激资本注入,给中国动画以希望,证明中国动画还是可以鼎立于中国电影市场的。
 
只是……只是,经过差不多三十多年的沉浮,即便赶上了世界动画技术发展的高速列车,中国动画的底子仍是薄弱的,工业基础仍不完善。
 
 
看饺子导演采访时的创作痛苦便可窥视一二:“很多镜头都难磕,磕到没钱、放弃。目前为止耗时最长的应该是4人抢笔的镜头,我们最好的总监带着几个动画组长陷在里面两个月才把动画草稿打好。”
 
“每天全是困难,最多能挑出几天没困难的时候。”
 
“创作过程不堪回首,全靠硬憋。”
 
我们不能靠一部电影,一个导演,一个剧组,一部[大圣]、一部[哪吒]就可以大言不惭地大喊,中国动画崛起了。
 
未来的路很要走很远。不过起码有了[哪吒]的成功,我们有了希望和再次重建的时间。
 
至于怎么做,其实老一辈动画人早已讲过:林文肖老师说:“过去,我们特伟老厂长一直提倡创新。实际上中国的动画就是在创新的、前进的路上慢慢成熟起来的,所以会有这么许多的经典作品。他说,不要重复别人,甚至不要重复自己,也不要重复过去。”
 
陈光明老师讲: “我们(中国的动画)也是,承认自己落后,承认自己差,老老实实学才能有进步。”
 
 
 
先驱万氏兄弟更是早先就说过:“耗费无数工作人员的精力、血汗,映在银幕上,卡通嬉皮笑脸地在观众面前做着种种轻松表情动作,倘使能除博得观众几分钟笑声以外……那就是我们意外的收获了。”
 
创新、踏实、热爱、刻苦……综合下来就是陈光明老师提的一个词:“讲究”。只有中国动画“讲究”了,才能说“国漫崛起”了。对于中国电影也同理。只是不是现在,至于是何时,对于已经见证历史的我们来说,应该不再遥远。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9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火焰威士忌
国漫复兴
2019-09-15   09:19
pocketme(猴哥)
中国动画会越来越好。
2019-09-08   06:58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