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三分天下 主动出击
2019-09-05 11:34
[蜘蛛侠:英雄远征]总算是让汤姆·赫兰德摆脱了“钢铁侠小弟”的恶名,至少在一部分程度上是如此。
 
轰轰烈烈的终局之战谢幕,“下一个托尼·斯塔克”的称号等待着彼得·帕克。钢铁侠的盛情实在难却,但是齐柏林飞艇毕竟不是AC/DC,蜘蛛侠也不会像猎鹰一样就这么直接接过别人的身份——他还要冒险,还要碰壁,还要继续做纽约市的超级友邻。这是蜘蛛侠剧情的老套路,要慢慢习惯。
 
蜘蛛少侠终长成
 
在汤姆·赫兰德之前,大银幕上的彼得·帕克还不是养成系角色。
 
托比·马奎尔花了半部电影的时间就成为了蜘蛛侠,安德鲁·加菲尔德花了小半部电影,杰克·约翰逊([蜘蛛侠:平行宇宙])可能只花了两分钟。
 
而汤姆·赫兰德真正成长为蜘蛛侠,一共花了五部电影。这样的处理虽然称不上是精心串联了五部电影的超长人物弧光,但至少也不是无意义的拖沓。赫兰德的蜘蛛侠人物成长虽然来得较晚,但却是前所未有地细致。
 
不得不说,作为银幕史上号称最还原的真人蜘蛛侠,赫兰德刚刚在[蜘蛛侠:英雄归来]中登场时的表现确实与不少观众的预期有出入。
 
演员对这个角色的诠释本身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出在这里的蜘蛛侠三步不离钢铁侠的做派,以及“没了战衣我什么都不是”的态度上。一向坚强独立咬紧牙关的彼得·帕克,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说到底,[英雄归来]中的彼得确实只是个孩子,刚刚踏入英雄的世界,他在兴奋之余也面临着诸多不确定的选择。
 
 
在可能性无限的漫威电影宇宙中成长起来的蜘蛛侠,自然没有只在纽约各区抓抓小罪犯而不问外界世事的道理。
 
从[美国队长Ⅲ]中的睡衣宝宝到[英雄远征]里的复联继承人,赫兰德的蜘蛛侠一路走来,也参与了不少普通青少年无法想象的重要事件——甚至还有,“拉倒吧你,太空你都去过了!”
 
直到[复仇者联盟Ⅳ:终局之战],钢铁侠之死不仅从真正意义上改写了历史,也改写了漫威电影宇宙的走向。而作为和蜘蛛侠关系特殊的导师角色,逝去的托尼·斯塔克也在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影响着彼得。
 
失去了斯塔克这样一个英雄事业的领路人,彼得只能让自己强大起来,自己走进英雄与反派缠斗的那个世界。他开始从神秘客这样的人身上明白,世上的危机比友好邻居平常解决的要多得多,而且也危险得多。
 
最终彼得在纽约城的摩天大厦之间自在无拘束地荡蛛丝时,他作为蜘蛛侠的成长之路就已经完成了第一段闭合。
 
没有了钢铁侠仰望,又被神秘客动摇了信任的彼得,就像[蜘蛛侠Ⅱ]中的马奎尔版蜘蛛侠一样恢复了视力,再一次看清了眼前的这个世界。
 
他依然是纽约的友好邻居蜘蛛侠,他也还是那个充满活力热爱世界的小蜘蛛;但不同于[英雄归来]中未曾被伤害的那种纯真,现在的他有着了解世界丑恶但依然热爱世界的勇气和热忱。这一次,英雄真正归来。
 
神秘来客惑人心
 
毫无疑问,杰克·吉伦哈尔的超强亲和力几乎让所有人在电影前半段都开始怀疑,漫威是不是修改了神秘客原本作为反派的设定。
 
观影之前,你可能知道神秘客是漫画里的反派;漫威当然也知道你知道神秘客是反派;然而不同于[正义联盟]故作神秘的超人复活,始终被当作正面角色宣传的神秘客揭露真面目的那一刻,观众会产生真正惊喜的感觉。
 
这其中原因不仅与吉伦哈尔“暖如邻家大哥,狠如邪教头目”的切换自如密不可分,也和神秘客能力表现方式的现代化创新有关。
 
 
漫画中,作为普通人的神秘客原本靠致幻剂等药品迷晕对手,让对手产生神秘客使用幻术的幻觉。这样的设定在违禁药品横行的七十年代美国或许有说服力,但绝不可能原样照搬到设定力求真实的漫威电影宇宙。
 
于是幻术的来源变成了科技,装配火炮与投影仪可以自由开火的无人机群更加现代也更加灵活。就连[美国队长Ⅲ]中昙花一现的“二构(B.A.R.F.)”技术都在这里派上了用场,顺便给神秘客配了又一个斯塔克衍生反派的背景(为什么要说又一个?)。
 
 
神秘客的虚虚实实渗透在整部[蜘蛛侠:英雄远征]当中。昆汀·贝克这个人,能力是假的,身份是假的,就连衣服都是假的。
 
但他对人心的揣摩是真的,对彼得和斯塔克的报复心是真的,想要控制一切的野心也是真的。影片中那段视觉效果堪比[奇异博士],长达七多分钟的幻象展示,做到了颠覆现实的极致。
 
在蜘蛛侠深陷层出不穷的幻境无法自拔时,神秘客的声音笼罩道:“我编造了神秘客,让这个世界有个意象去相信。我控制着真相,神秘客就是真相!”即便这真相是由无数台冰冷的杀人无人机搭起的,也不改变全世界都深信不疑的事实。
 
毕竟,就像神秘客最终的台词所说,如今人们什么都会信。
 
为了进一步突出真相与虚假,以及信仰与怀疑的主题,影片也不断在其他场景中通过台词给出提示。
 
在神秘客刚刚登上电视的时候,“闪电”汤普森上网查到了元素众中“水人”的相关信息,结果就被MJ揶揄“网上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之后MJ又引用了乔治·奥威尔的名句“客观真理这一概念正在从世界上消失”,点题作用更加不言而喻。
 
在电影中配合神秘客玩弄事实编造真相的,远远不止贝克的智囊团成员们。整部电影多处情节都从侧面再次对事实真相的脆弱,以及普罗大众容易上当的特质进行了玩弄。
 
不仅所有人都被贝克的幻象所迷惑,而且在蜘蛛侠拯救伦敦阻止贝克之后,一个贝克团队稍加编辑后的视频放到新闻中,就颠覆了所有人眼中的“真相”。
 
视频中蜘蛛侠的一句可双向理解的指令“执行,一个都不留”,只需对其稍加运用就可以把真的变成假的。而在看完彩蛋之后我们发现,甚至就连贯穿全片的尼克·弗瑞都是假的。
 
对于以上所有,[英雄远征]似乎还是觉得差点意思,于是吉伦哈尔成为了史上第一个穿着动作捕捉制服未加CG就出现在超英电影里的演员。
 
相比起赫兰德成为第一代大量使用CG渲染战衣的蜘蛛侠,本片的反派贝克最终死在了一身动作捕捉制服里就显得尤为讽刺。贝克在酒吧里演讲,大呼时代不重视真正有贡献的人,只看穿着斗篷或者发射激光的超级英雄。
 
然而即使有了斗篷和激光,神秘客也无法避开他所言中的命运——在他离去后,世人也只会继续寻找下一个斗篷和激光,一如今天的观众——如此想来,[英雄远征]未尝不是漫威电影宇宙难得的一次自我思考。
 
[英雄远征]的坐标
 
这一部[蜘蛛侠:英雄远征]中,导演乔·沃茨终于放弃了他那对约翰·休斯青春片一厢情愿的致敬与模仿,踏踏实实地讲述了一个关于英雄的故事。
 
若把[英雄远征]看作一支图象,其横轴可以是精神先驱之作[蜘蛛侠Ⅱ],纵轴则是带徒弟进门的师傅[钢铁侠]三部曲。赫兰德的蜘蛛侠在这部电影当中的经历事件与人物弧光,就在这两支坐标轴上落点,形成一支成长的图象。
 
横轴[蜘蛛侠Ⅱ],其核心命题是如何背负着身份秘密面对密友和恋人,以及英雄责任与个人生活之间的抉择。对于前者,赫兰德的蜘蛛侠倒是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密友和恋人一个本来就知道,一个自己猜到。
 
在彼得的行迹开始引起情敌之流的人物怀疑时,两人还负责为其打圆场——尽管是在蜘蛛侠各种不惮于和盘托出自己真实姓名的漫威电影宇宙,[英雄远征]的这种做法也未免过于方便。
 
然而对于后者,[英雄远征]与[蜘蛛侠Ⅱ]的确做到了精神上的一脉相承。
 
由于英雄身份对个人生活造成了干扰,两部电影中的彼得·帕克都开始试图远离作为蜘蛛侠的生活:马奎尔的心理问题导致能力丧失,赫兰德参加学校夏令营甚至不愿带上战衣;原本要和恋人一起在剧院度过甜蜜的晚上,然而彼得总要因为拯救危机而缺席,最终让第三人乘虚而入。
 
[英雄远征]和[蜘蛛侠Ⅱ]正好都是系列三部曲中的第二部。由于相对形成体系的制作模式,三部曲中的第二部经常会对主要角色进行内心探讨和自我审视,因此往往更容易成为佳作。
 
 
[蜘蛛侠Ⅱ]中责任这个命题从简单的概念初生,到经过了怀疑的检验,最后为故事和人物都打下了更为坚实的基础——而[英雄远征]所做的,可以说是在漫威电影宇宙的限定语境下,对以上命题进行了更为现代化的诠释。
 
之所以漫威电影宇宙的大环境对赫兰德蜘蛛侠的塑造十分重要,是因为他人物弧光的基础就建立在他和钢铁侠个人,以及和这个宇宙中发生的大事件之间的联系上。
 
纵轴[钢铁侠]三部曲上的坐标,在[英雄远征]中都有相当清晰的体现:[英雄远征]中的蜘蛛侠,有一如[钢铁侠]片尾英雄身份公开天下的结局;有[钢铁侠Ⅱ]被英雄身份反噬的过程,甚至还有同样全程陪跟的尼克·弗瑞;有[钢铁侠Ⅲ]宇宙级事件过后的创伤应激障碍,还有沦落异国他乡束手无策的境遇。
 
在钢铁侠一路护佑下成长的蜘蛛侠,不可避免地会处处带着钢铁侠的影子。但他并没有回应世界“成为下一任钢铁侠”的邀请,而是把蜘蛛侠这条更加适合他的道路坚定地走下去。
 
正所谓经受了怀疑和诱惑的坚定才是真正的坚定——卸任了一段时间的马奎尔蜘蛛侠归来之后更加强大,而走出了钢铁侠光环的赫兰德蜘蛛侠再回到纽约时显然也变得更加成熟,更加像那个我们熟悉的友好邻居小蜘蛛。
 
今非昔比的索尼
 
汤姆·赫兰德不止一次公开表示过他看完[蜘蛛侠:平行宇宙]之后的震惊。这部水准出类拔萃的蜘蛛侠电影不仅开创了蜘蛛侠故事讲述媒介的全新可能,也首次让观众看到了索尼手上所持有的内容,远远大于区区一个彼得·帕克。
 
因此看过[平行宇宙]的赫兰德感到紧张也很正常——因为[平行宇宙]显然证明了如今的索尼如果想要开发蜘蛛侠,并非只有与漫威电影宇宙合作这一条出路。
 
[英雄远征]上映之后,很快就传出了若本片全球最终票房不超过十亿美金,索尼就要收回漫威影业蜘蛛侠使用权的传言,就在8月下旬,双方的利益分歧终于摆上台面。之前MCU第四阶段的第一波官宣里,刚刚延续大卖的蜘蛛侠缺席,似乎已经暗示了未来的不和谐,幸好荷兰弟还会继续扮演蜘蛛侠。
 
说到底,不同于[超凡蜘蛛侠Ⅱ]之后的败军乱世,现在的索尼敢于如此判断,显然是因为硬了腰板,不用继续讨好漫威影业了。
 
 
毕竟在2017年[英雄归来]与今年[英雄远征]两次合作之间的2018年,索尼就凭自家之力连续拍出了两部不同的蜘蛛侠系成功之作[毒液]与[平行宇宙],而且推出的全新游戏《漫威蜘蛛侠》也收获了前所未有的成功,这些都还不算漫威免费为索尼提高曝光度的吸金怪物[复仇者联盟Ⅲ:无限战争]——在蜘蛛侠这个超级IP上,去年的索尼说两开花都是谦虚了。
 
如此情势下没有人会愿意继续把自家的招牌交给别人打,因此我们还真不能怪索尼财迷心窍,你跺你也麻。
 
尽管偶有调整,但索尼未来的蜘蛛侠系片单看上去依然十分有前景:杰瑞德·莱托的[吸血鬼莫比亚斯]已经杀青,后期制作一切顺利;叫好叫座的[蜘蛛侠:平行宇宙]已确定制作续集;汤姆·哈迪的[毒液Ⅱ]已经板上钉钉,唯一有待观望的就是是否会和汤姆·赫兰德的蜘蛛侠联动,完成两位“T·H”的集合;[银貂与黑猫]虽然项目取消,但实则拆分为了两部独立电影的操作,也从侧面反映出索尼对建立自家蜘蛛侠宇宙的信心。
 
上个月的圣地亚哥漫展,一家独霸的漫威抛出了第四阶段布局,让今年缺了福斯少了华纳的H大厅依旧热闹非凡。现阶段跨度仅两年时间的第四阶段片单,虽然少了第五部[复仇者联盟]电影,但赫兰德第三部[蜘蛛侠]电影的加入已成定局。
 
[英雄远征]尽管成功却也是消耗了[复仇者联盟Ⅳ:终局之战]余热效应的结果,这第三部[蜘蛛侠]将会如何落脚,索尼对赫兰德的蜘蛛侠到底有什么安排,一切还真没定数。如果赫兰德运气够好,把彼得·帕克演到八十岁的愿望未必就是异想天开——反正不管在索尼还是在漫威都一样能当蜘蛛侠。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9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pocketme(猴哥)
最多还有一部,索尼要是胆子够大,把老版蜘蛛侠,超凡蜘蛛侠,漫威蜘蛛侠和毒液放一起弄一个平行宇宙故事,绝对爆。超凡蜘蛛侠3,有生之年不知道看得到吗?
2019-09-05   18:59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