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科技失控启示录——造人篇
2019-09-06 11:52
人类总想要追求永恒的生命,造人,一方面就是为了完善我们自身,另一方面,我们所造的人,是我们的帮手,也是我们的奴仆,更可能是我们的分身。
 
但从另一角度想,他们会不会成为我们的对手,成为我们的替代物,成为我们的接班人。造人的本质,是创造新的智慧生命,造人的结果,一定是落后的智慧生命被淘汰,成为历史,成为传说,成为神话。

超人

人是什么?人从哪里来?
 
古时,东方有女娲补天造人,西方有普罗米修斯盗火造人,圣经则有上帝造亚当夏娃。
 
近代,天文学证明人类不是宇宙的中心,进化论揭开人类从“猴子”变来的事实。神话变为迷信,传说变为虚幻。世上本没有神,人类才是地球的主宰。
 
尼采高喊:上帝死了!我来教你们做超人!科技的力量,究竟能否帮助我们突破界限,进化,再进化。
 
因为科技,改造生命似乎成为可能。巴别塔再次竖起,越搭越高。人类,以为自己的位置离神越来越近。工具使我们解放了躯体的枷锁,如同[2001太空漫游]里,猩猩拿起手中的棒骨,伴随《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乐曲的响起,进化拉开帷幕。
 
我们使用电灯照亮夜晚,我们使用电话隔空通信,我们驾驶车辆在路面奔驰,我们飞向天空、潜入海底。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工具永远只是工具,就像棒骨最终化为太空中翱翔的宇宙飞船,自始至终都是工具的升级换代,人类自身并没有改变,“超人”似乎并未到来。
 
1987年的[机械战警],底特律的一个普通警察墨菲在执行任务中被暴徒袭击致死,但所幸的是,他的脑并未死亡。科学家保留了他的脑,并赋予了他一副崭新的机械身躯。从此,他刀枪不入,力大无穷,他会是更新的人类吗?
 
在《攻壳机动队》《铳梦》等漫画里,改造人在社会中已经十分普遍。生物组织与电子机械有着无数种结合的可能性。
 
 
无论是因为衰老、病患、受伤,还是为了强化自己的能力,人们都可以随意更换自己的躯干和器官,成为生化人,延年益寿,长生不息。但人的精神世界并没有因此而得到满足,他们依旧借助的是工具的力量。
 
日本的“漫画之神”手冢治虫,在他最为宏大的作品《火鸟》中用无数个小故事,讲述了不同时代的人类在欲望的趋势下追逐荒谬的永生之道,最终无不迷失心智、走火入魔。
 
[化身博士]喝下神奇的药水,试图将自己邪恶的一面剥离开来,结果却让自己本来善良的人格渐渐遭到吞噬。[绿巨人]中班纳博士,经过放射线辐射之后,内心愤怒时就会异变成破坏性极强的怪物。[透明人]中的天才科学家,在发明了隐身术之后,却渐渐迷失了自己,最终自我毁灭。
 
1997年的影片[千钧一发],借鉴了科幻小说《美丽新世界》的世界观,人们在生育的时候,就能通过基因技术进行筛选,剔除缺陷基因,促使更多优秀的人才出生。这看似是个幸福美丽的新世界,但实际上却让人类丢失了曾经最质朴的情感,还让社会等级愈发的森严。
 
“超人”永远都具有两面性,就像[X战警]系列中,异能者必然分成的善恶两派。超能力会让我们强大,但也会让邪恶的力量更加难以控制。说到底,我们害怕新人种,不如说害怕科技让我们内心的阴暗面膨胀、暴走。

替代

人类,还在试图创造新的智慧。
 
历史来到20世纪中叶,在查尔斯·巴贝奇、阿兰·图灵、冯·诺依曼等无数科学家的不懈努力下,一个最伟大的发明诞生了。
 
计算机,又被称为电脑,原本的目的就是帮助我们处理数据,就像是模拟我们大脑的一部分功能,只不过具有更快的运行速度。
 
这是人类制造出的最好的工具,有了电脑,工业自动化就能实现,只需要实现输入指令,机器就能自行工作。在电脑诞生的几十年里,人类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今,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已经离不开电脑,它随处可见。
 
我们贪婪地发展着计算机技术,让它变得更加复杂,更加精密。直到研究出更像人脑、更具智慧的工具——人工智能。不得不说,人类太懒了。我们发明了机器,用来代替我们的行动,如今又要探索人工智能,代替我们的思考。我们要赋予工具以智慧。
 
1997年,IBM制造的超级计算机“深蓝”战胜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2016年,Deep Mind研制的机器人AlphaGo战胜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
 
人工智能似乎已经显示出超过人脑的潜力。如今,它已经是科技领域里最火热的话题,科学家想尽办法让它深入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曾经只是作为科幻内容出现的智慧机器人,现在看来离现实并不遥远。
 
 
也许有一天,人类会像神一样,手一点,就要创造出新的生命,新的智慧。人类说,要有电脑,于是便有了电脑。要有机器人,于是便有了人工智能。如果人是神创造的,那么神便是多余的。如果我们创造了人工智能,那么我们会不会也变成多余。
 
2014年,科技巨头埃隆·马斯克在麻省理工学院(MIT)航空航天部门百年纪念研讨会上称人工智能是“召唤恶魔”的行为。实际上,这样的忠告早在几十年前就一直存在。
 
1968年,库布里克的科幻巨作[2001太空漫游]诞生。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与几名宇航员相伴的,只有一部名叫“HAL9000”的高智能电脑。HAL9000号称拥有完美记录,从未犯错,是人类科技的最高结晶。但它最终还是脱离了人的控制,意图杀死与他相伴的几名宇航员。 
 
而在卡梅隆1984年的电影[终结者]中,人类研发出高智能军事防御系统“天网”,因自我意识觉醒,并认定人类才是世界最大的威胁,于是发动核战,企图灭绝全人类。
 
科幻小说家阿西莫夫早早地就提出机器人三大定律,用以稳固机器人在人类的掌控之下。但无论这几条定律如何制定,仍然逃不出逻辑悖论的结果。2004年的电影[我,机器人]便讲述了机器人在三定律的逻辑系统下,进化得到了新的结论:为了人类的“整体利益”,必须将人类全部保管起来,不允许他们出门或做任何事情。
 
这样的结果,恐怕并不是人类发明的初衷。就像是父母培养了自己的孩子,而孩子长大后却认为父母碍手碍脚,名曰“保护”,实为软禁,最后一步,就是替代,成为新的主人。

奴役

但凡是主宰,必然需要奴仆。
 
奴役,是特权,也是人性的劣根,为了扩大生产,为了享受优待,为了满足私欲。纵使今天奴隶制早已终结,但殖民、剥削、压迫仍然无处不在。或许,机器的发展,能够提供了一个可替代的出口。
 
机器是工具,也是没有灵魂的奴隶。操纵杆掌握在人类的手上,只要一句指令,机器便毫无怨言地按照指令工作。它不会闹情绪,不会懈怠,如果技术成熟,也足够便宜,甚至现在普通家庭都能购置一两台扫地机器人。
 
如果机器人技术继续发展,功能越来越全面,思维越来越先进,它是否会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奴役呢?
 
1973年的电影[西部世界]近两年又被翻拍成同名的美剧,讲述了未来人们建造出一座巨大的机器人主题乐园,外表看上去与人类毫无差别的机器人,满足着游客们杀戮和性欲的宣泄。然而,随着机器人渐渐产生了自我意识,他们开始反抗人类对他们施加的暴行。
 
这样的故事不止一种,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人类最终输掉了战争,反而受到机器人的奴役和支配,被关在营养罐中,沉浸在虚幻的母体网络,唯一的作用便是为机器人提供所需的生物电能。人类开始反抗机器人的统治,就像很久以前机器人的起义一样。
 
 
人类需要帮手,需要工具,但若工具拥有了灵魂,接近人类自身,我们是否还能接受他们的存在?
 
在[人工智能]里,人们因为需要发明了机器人,却又最终憎恨他们,认为他们取代了自己的地位,用暴力虐待他们。而在[银翼杀手]中,人类更是对机器人赶尽杀绝,派出专门的杀手找出藏在角落里的机器人,就地处决。
 
有趣的是,反抗人类社会的不止有机器人。在[猩球崛起]里,猩猩渐渐拥有了如人类一般的高级智慧。他们长久地受到人类关押、折磨、虐待,但实际上他们比人类更加强壮,更加矫健。最终他们占领了地球,而所剩无几的人类成了猩猩的奴隶。
 
想要造物的人类,却被自己造的物所替代。究竟是根除不了的欲望在作祟,还是智慧的本身,就是一切失控的源头?
 
实际上,对人工智能的恐惧,其本质是人类担忧自己主宰世界的地位不保。无数关于机器人造反起义的科幻故事,其实就是人类自身阶级争斗的隐喻。
 
人类清楚,一代反抗一代人的弑父情结,必然会在科技的传导下,蔓延到自己所造之物。这是统治者永恒的恐慌。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2019年9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云小主
🙃
2019-09-16   00:11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