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子弹再飞一会
2019-10-09 17:02
“如果所有被性侵过的女性都能发一条‘Me too’的帖子,人们也许就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2017年10月15日,在好莱坞大牌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被爆性骚扰多名演员、记者、模特和公司员工的第十天,好莱坞女演员艾丽莎·米兰诺在Twitter上发声。
 
或许有人觉得这不过是有一段娱乐圈大花边,不曾想却成了一场社会变革的大动员。正所谓女性觉醒于别处,而惊雷震以METOO。
 
说出你的故事

犹如水闸泄洪,Me too运动迅速席卷全球,从娱乐圈扩散到商界、体育界、教育界、文化界、公益界、媒体界,甚至还波及宗教领域。Me too的受害者也不单单是女性,还有少数男性以及跨性别者。

浪潮掀起一个个不为人知,令人失语与疯癫的沉重故事,这些个体生命所受到的伤害、恐惧、失重再也无法回避,这些受害者正在讲述令自己粉身碎骨的经历以启发社会。
 
正如艾丽莎·米兰诺所预言的那样,整个社会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无数事件曝光之外,尘封的事件也被重提。
 
2014年蓝洁瑛在接受采访时提起当年被影坛大哥性侵的往事。
 
 
 
2009年韩国已故女艺人张紫妍因被经纪公司老板强迫提供100多次性服务,最后自杀身亡再次被提起,案件重新审理,被揪出了遗书上所列名单的 31人。

这场声势浩大的浪潮运动也因国家、民族、文化、行业领域的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的样貌。两年来,韩国娱乐圈不断爆出性侵事件,咖位越来越大。
 
人们为那些被侵犯而自杀身亡的女明星们哀悼,也有被揭发的演员不堪舆论压力,自杀身亡。印度电影业的多位大佬被指控性犯罪,然而在草草调查之后,受害者受到了社会的羞辱,施害者却自由地重返了工作岗位。
 
日本性骚扰事件频繁,MeToo 运动却举步维艰,少女偶像团体被运营方各种程度的性侵犯不在少数,甚至在公开场合被揩油也是常事,然而出来发声的女性却少得可怜。

强暴是社会性的谋杀

有一句名言这样说道:“强暴是社会性的谋杀”。那么这场反性侵的MeToo 运动就是一场反对当前社会结构的运动,它反对当下性别压迫的环境,反对那些掌握权力的施暴者。
 
它是一场回溯过去,公开秘密,追究罪责的运动。
 
如果不是如此数量庞大的血淋淋的亲身经历,恐怕事不关己的看客们永远无法得知,原来社会上存在着如此多的性别不平等,她们默默承受着那么多的苦痛。原来社会对性的禁忌可以拿来方便地进行性侵犯。原来女性的自主意愿必须得到尊重。原来两性之间的身体边界是需要划清的。

性暴力背后是深刻的社会背景与复杂的权力关系,在企业中是上下级关系,在学校中是师生关系,在家庭中是长幼关系等等。
 
在整个男性主导的社会中,他们借由各种权力关系施加暴力,宰制了女孩与女人的身体,也宰制了她们的自由。在社会结构没有改变之前,MeToo 运动发声的那些受害者,依然承受着不可承受的二次伤害与不公正的待遇。
 
在怀疑她们是否“诬告”,或者是追究她们因何遭受侵害的过程中,事件很可能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

日本记者伊藤诗织揭发名记者山口敬之,因在记者会现身说法那天穿了一件领口前两颗纽扣没有系上,被攻击为“荡妇”,仿佛她“不完美”的受害者形象是她被“活该”被性侵的正当理由。
 
 
爱尔兰17岁的女生被强奸,在法庭上嫌疑人的律师对陪审团说“你们必须注意到,她穿着有蕾丝花边的丁字裤”。即便是承认了发生的性别伤害事件,当下社会固有的性别认知与观念,仍然在审判着MeToo 运动那些站出来的女性。
   
魔女狩猎,以及所忽略的

MeToo运动过去将近两年了,它至今还在继续,为当下这个时代提出了许多问题,它们大多数还有待思考,尚未解决。

韩国演员赵珉基被指多次性侵女学生,以及性骚扰合作女演员后,于2018年3月9日自杀身亡。葬礼当天无一位生前好友出席。此事在韩国引起一阵反MeToo运动的狂潮。两天后,在首尔青瓦台请愿贴上,有30多条建议政府制定政策,不能让“魔女”继续“狩猎”下去。

暂不论对赵珉基的指控是否为诬告,施害者自杀这样血淋淋的现实都让不少男性产生担忧,如果遭到女性恶意报复是不是毫无还手能力,只有死路一条。

程序正义有待商榷的MeToo运动,的确会滋生好人蒙冤、舆论审判、诬告得逞的现象发生。这其中有部分原因在于许多男性并不清楚女性身体的边界在哪里。
 
[白日美人]、[瑟堡的雨伞]、[冷血惊魂]的女主,曾被誉为“欧洲第一美人”的凯瑟琳·德纳芙去年一月写公开信批判MeToo运动。
 
美人的主要观点就是这场女权运动限制了男女之间正常的调情,许多男性在这场运动中被解雇的原因也不过是因为他们误解了女方的意思,不是邪恶而是笨拙。他们不过是“摸一下膝盖,想偷一个吻,在工作晚餐上谈论亲密的事情,或者发送带有性含义的信息给一个并无相同意向的女人”。
 
但是即便如此,这些会错意的身体接触与互动,都让处于弱势的女性形成了心理上的压力,简单用莽撞和愚蠢,就可以作为不道歉的理由是说不通的。
 
相反,MeToo运动中的“不实”指控恰好让男性明确地清楚了女性身体边界以及学会尊重她们的自主意愿。
 
YouGov发表在《经济学人》的民意调查显示出了MeToo运动之后男性认知的进步,36%的美国人认为,男性不应该为20年前的性骚扰行为而丢掉现在的工作,而在2017年前同意这个观点的受访者只有28%。

评判某件事情的真伪在于个人,但在担忧可能的被冤枉者同时,大多数人都忽视了如果诬告他人,站出来的那个女性所要承受的压力。若不是确有其事,有多少女人会有这样的勇气和能力去接受空穴来风的“荡妇”指责。
 
即便是在网络上匿名发声,也是需要勇气的,因为那将会引来不怀好意的看客,用恶毒的语言对她们进行二次伤害。发声所承受的毁誉成本,要远远大于社会对被揭发者的惩罚。

那么两年来,MeToo 运动到底完成了什么呢?无数发出“MeToo”呼唤的女性她们是否撬动了整个社会根深蒂固的性别不平等,这个行为是否是有意义的。
 
答案无疑是肯定的,这场运动不只是向前追究与揭发,更是要向后警醒与启示。即便在这些受害女性倾诉之后,受到了进一步的维权伤害,她们依然完成了对不公正的社会结构的控诉,与性别权力在做着斗争。
 
哪怕它的力量非常微弱,哪怕它只是仅仅是女性侵害经历的分享与传达。这场运动依然撕开了一个关于“性与性别”的讨论空间,它让无数精神上的癌症显形。
 
男性以及整个社会都有了反思自我的契机,对于两性相处与边界的讨论也成为可能,更多呼吁女性权益的公益组织建立起来。而这些努力都在试图建立一种制度上的保障,为平权争取更多的合法性。

所以,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10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draccula
飞吧
2019-10-10   06:57
老安头
一直飞!
2019-10-10   04:42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