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真的有变好吗?
2019-10-09 17:38
MeToo运动过去两年,好莱坞,或者说整个影视行业女性的处境,真的变好了吗?有,也没有。
 
女性创作者人数增加了,但女演员依然做不到和男演员同工同酬;关注女性问题的影视作品变多了,但把这些问题推演到现实之中,似乎依旧也没有人能给出解决方案。
 
看不见的天花板始终罩在影视行业女性头顶之上,MeToo是扔上天花板的一块石子,还是敲碎它的一柄利刃,都需要时间来证明。
 
女性创作者:失语时代结束了吗?
 
“每部好莱坞电影都有一个最重要的女主角——消失的女人”。出现在2017年的韦恩斯坦事件是一个偶然,MeToo则是一个必然。不只是身处好莱坞,但凡电影行业的女性工作者们,都太需要一个渠道发出自声音。
 
失声,是女性电影工作者,特别是创作者的常态。翻翻奥斯卡历年的提名名单,入围其中的热门作品,十之八九是男性创作者,在男性视角下书写的男性故事,从[拯救大兵瑞恩]到[逃离德黑兰]。
 
当然,片中不会完全没有女性角色,但那种存在感,更多是“为了存在而存在”,是在解决“没有女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问题。
 
即使有一部站在女性视角讲述故事的作品,让观众眼前一亮,像是[时时刻刻]这样深得女性主义精髓的电影,打开演职员表,你也会遗憾的发现,从导演到编剧,清一水写着“性别:男”。
 
 
平均而言,一部标准好莱坞影片的制作团队中,男女性成员比例约为8:2,客观上的人数悬殊,势必会造成话语权的缺失。
 
相比之下独立电影的状况可能更为乐观,统计数据显示,戛纳电影节入围影片中,一般制作团队成员性别比例可以达到7:3,洛迦诺电影节入围影片甚至能基本持平。
 
女性制片人丽贝卡·沃尔夫曾经讲述过,资本游戏的残酷,客观上导致了女性创作者的失语:“电影工业永远是越往上游收益越高,女性也就越难得到公平的待遇。制片公司会担心,把百万投资‘押’在女性创作者身上,她们是否有操控全局的能力,这种担心蔓延开来,间接造成了女性创作者难以在重要作品中掌握话语权的现状”。
 
阴翳之下总有微光,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导演出现,制作团队性别失衡的现状正在改变。通常在一个由男性导演领导下的剧组,女性成员平均能占到三成,但在女性导演的剧组中,这个比例得以大幅提高。
 
除此之外,另一组数据也让人颇感安慰,在电影制作的幕后环节中,有大量女性正在从事制片、编剧以及剪辑等工作。在如今的好莱坞,有将近一半的电影项目,是在女性制片人的主导下推进完成的,她们的声音,在整个行业之中,显然是足够有影响力的。
 
剪辑师或许是在整个电影行业中,男女比例最为平均的职位。这是有据可依的,在1920年代后,大量女性创作者因制片厂制度的变革被迫转行,她们当中,有不少人转而成为编剧与剪辑师。
 
有一种说法,剪辑就像给电影做裁缝,如果说导演提供的是原材料,那么剪辑师则能够给整部电影注入灵魂。从事剪辑工作的女性,也是在用一种“无声”的方式,彰显自己的声音。事实上,不少为我们所熟知的经典作品,像是[飞行家]和[无间道风云],都是在女性剪辑师的主导下完成的,并且最终在奥斯卡奖项上有所斩获。
 
 
影评人安娜·史密斯说:“我们需要重大的电影节或电影奖项,对女性创作者给予足够的肯定,这在客观上能够鼓励年轻的、对电影抱有热爱的女性,进入到行业之中。”
 
变革往往需要时间,但可以肯定的是,女性创作者曾经、现在以及未来,始终影响着整个电影行业,这种影响,正在变得有声且有力。
 
女性演员:合理诉求实现了吗?
 
好莱坞女演员是光鲜的,但光鲜有时候好像是用大半条命换来的。两年前韦恩斯坦事件曝出,一时间众多女演员纷纷表态,其中不乏在舆论认知里,一向与韦恩斯坦交好的演员们。有人说这是所谓的“站队”,换一面来看,未尝没有一点“天下苦秦久矣”的意味。
 
女演员的日子并没有大众想象的那么好过,首先是角色有限。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即使时至今日,以男性角色作为主导的影片,仍然在整个电影行业内占据大多数。
 
最直观的表征,只需看看历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有几部是将焦点对准女性的。超级英雄片也是不错的佐证,“复联”也好“正联”也罢,偌大的team,居然塞不进第二个女队员。
 
诸如[敦刻尔克]这样“男子天团”式的电影,我们随手就能数出一长串,将性别对调之后,数据显然就不那么好看了。单说近五年,除了一部[瞒天过海:美人计],一时间能让观众有印象的“女性全员集结”,大概就是尚未拍出却一波三折的[355]。
 
有限的角色背后还有更近乎无理的要求。虽然提到女演员的年龄,是非常不礼貌的一件事,但一个客观的事实是,女演员们饰演的角色,常常比她们的实际年龄年轻太多。
 
27岁的艾玛·沃森要去演[美女与野兽]里还是少女的贝尔,50岁的桑德拉·布洛克在[地心引力]里的宇航员角色,几乎要比自己年轻20岁。一个年轻的女演员出现了,总有更年轻的角色要在等着她,这成了每个女演员都要面对的常态。同样的状况,在男演员身上几乎完全不会发生。
 
最至关重要的,也是最老生常谈的话题,始终是同工同酬。就像帕特丽夏·阿奎特在奥斯卡领奖台上说的:“我们为很多人争取过权利,现在轮到我们为自己争取与男性同等的酬劳了。”
 
 
特别是在好莱坞,男女演员收入差距的悬殊远比我们想象得更大,从2018年的数据来看,全年收入排名第一的女演员斯嘉丽·约翰逊,当年有4050万美元进账,收入排名第一的男演员乔治·克鲁尼,在同一年赚了2.39亿美元。
 
也就是说,即使有漫威宇宙重要角色作为支撑,斯嘉丽的收入,也仅仅抵得上克鲁尼的一个零头。
 
再来看同一部电影中男女演员片酬收入的差距:米歇尔·威廉姆斯在[金钱世界]中的片酬是62万美元,该片男主角马克·沃尔伯格则是500万美元,这是在二人工作时长几乎持平的情况下。
 
受凯文·史派西丑闻影响,[金钱世界]需要进行部分重拍与补拍,说出来可能让人难以置信,沃尔伯格为了补拍工作,开口要价150万美元,米歇尔的补拍片酬是多少呢?不到1000美元。
 
即使是MeToo运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不断有女性演员在各种场合呼吁同工同酬,这个由来已久的问题依旧没有得到解决,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为止好莱坞女演员单片片酬,仍然比男演员平均低100万美元。至于这个差距在未来短时间内能否被填平,目前看来,可能性微乎其微。
 
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在凭借[三块广告牌]获得奥斯卡女主角奖时,曾经不无激动地说:“今晚每一个获得提名的女性,她们背后都有太多的故事。我希望制片人们能听听这些故事,不是在今晚的庆功宴上,而是在你们的办公室里。”
 
 
 
 
 
每一位身处电影行业的女性工作者,确实都有太多的“故事”可讲,这其中有很大比例,一定是她们所见所闻,甚至是所遭遇的种种性别不平等。
 
有一位在好莱坞从事商业电影宣传工作将近30年的女性负责人曾经和我说,好莱坞从来不是一个善待女性的地方:“不然谁愿意做这行?还不是因为爱电影”。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10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爱看电影
👍
2019-10-09   23:45
Ada
😆
2019-10-09   23:25
draccula
女人也爱电影
2019-10-09   20:10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