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大师嘉年华 第四场
2019-12-07 19:48
12615:00,大师嘉年华第四场活动开始,伊朗著名导演阿斯哈·法哈蒂来到现场,在《看电影》主编阿郎的主持下,与大家分享交流。
 
 
在这场活动中,法哈蒂导演重点提出了一个创作中的“潜意识”概念他说:“我非常重视潜意识,也就是说,要用我的心来写剧本
 
 
他将人的内心比作一个有很多库存的银行,每个人都把从小吸收到的信息储存在这里,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它的密码。
 
而法哈蒂的创作,就是从这座银行里“提款”的过程。
 
他分享了许多“提款”的经验。
 
 
比如,他从小,脑海里就有这样一个画面:下午时分,一个男人,穿着湿了的风衣,往海里去看。
 
他开始问自己,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浑身湿透?他落水了吗?为什么不换衣服?
 
思前想后,他找到了答案:这个男人的老婆掉进了水里,他却没能救起她。他进一步告诉自己,这个故事,其实不是关于这个男人,而是关于他的老婆。
 
于是,有了让他在柏林国际电影节得到最佳导演的那部《关于伊丽》,关于一个溺水的女人。
 
类似的经历发生在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一次别离》的创作中。
 
法哈蒂说,自己的爷爷非常诚实勇敢,是孩子们的榜样。但他长大后,爷爷因为生病,开始忘事。一次,弟弟打电话跟他说,他们给爷爷洗澡,但爷爷不让他们脱衣服。弟弟看着这么勇敢的人突然就这样什么也不知道,头靠着他的膝盖就痛哭起来。
 
这个场景一直留在法哈蒂心里,最后变成了《一次别离》的起点。
 
 
他的脑海里又开始有一个画面,是一个男人带着父亲去洗澡。法哈蒂问自己:为什么这个男人单独给父亲洗澡?他其他的家庭成员呢?他离婚了吗?如果离婚了,他的孩子呢?
 
《一次别离》关于离婚,关于生病父亲等等矛盾结构便渐渐清晰起来。
 
关于“无意识”的思考,也让法哈蒂想通了,为什么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以前的电影质量更好:
 
因为现在,我们都在用头脑去制作电影,我们现在什么都知道,了解各种各样的技巧,拥有各种各样的设备,但是很少有人再用无意识,再用心去拍摄一部电影。
 
在青年导演提问环节,滕丛丛导演(《送我上青云》)进一步问,在“潜意识”的下一个阶段,法哈蒂能不能进一步分享一些剧本创作的技法?
 
就这个问题,法哈蒂解释,现实往往是平淡的,而电影需要波澜,这时候,就需要将名为“危机”的石子,丢进现实平静的水面中,那些层层叠叠的涟漪,便会折射出不同层次的千万种现实。
 
许磊导演则很好奇,法哈蒂导演在拍摄前,会不会,又怎么排练。
 
戏剧专业出身的法哈蒂,描述了他非常特别的排练方式。他往往是把演员聚集在一起,排演一些剧本之外的场景比如《关于伊丽》之前,他就让一家人演练,在电影中的旅行发生之前,这家人是怎么生活的。
 
面对徐磊导演(《平原上的夏洛克》)关于电影该不该有单一的主题,电影创作者对于他探讨的问题有什么样的答案,法哈蒂表现了非常开放的态度。
 
 
他称,电影总是有不止一个的主题,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性格和态度去跟其中的一个去产生共鸣;创作者也不必给出答案,下判断不是导演该做的事,而是应该把思考的过程留给观众。
 
王丽娜导演(《第一次的离别》)引用了一句关于伊朗的形容:“在伊朗,95%是诗人,还有5%是电影工作者。”而法哈蒂则幽默地说:“我觉得剩下5%也是诗人。
 
他说,不是说伊朗人会走着走着路突然吟诗,而是他们都在用诗人的角度看世界他还特意叫起他现场的一位中国学生,和观众们分享其在伊朗拍摄的感受:伊朗是非常诗意的,伊朗人是非常质朴的。
 
法哈蒂导演的大师嘉年华圆满落幕,他关于创作技法的真诚分享,让在场的观众和青年电影人,都深受启发。
 
 
大师嘉年华活动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海南省人民政府主办,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有限公司承办,看电影传媒执行。接下来,还有一场日本导演黑泽清的大师嘉年华活动,将由资深影评人徐匡慈主持,于12月7日15:30红树林国际会议中心3层C区举办。
 
文章首发自“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官方微信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draccula
场场听听看
2019-12-09   21:01
老安头
赞!
2019-12-08   04:12
爱看电影
👍
2019-12-07   23:48
Ada
😆
2019-12-07   23:11
pocketme(猴哥)
👏
2019-12-07   22:34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