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二十年,二十大电影场景
2020-01-20 17:07
[卧虎藏龙] 游剑摇竹
 
[卧虎藏龙]中最为经典的武打场面是李慕白和玉娇龙在竹海顶端的一场比剑。
 
李慕白要求玉娇龙归还青冥剑,玉娇龙立即施展轻功逃遁,李慕白旋即也以轻功紧追,他们到了一片竹林中比剑,这场戏,极具东方意象之美。
 
在一大片壮阔的绿色竹涛中,玉娇龙身轻如燕,李慕白气度非凡,二人穿梭竹海,将中国武术轻功的飘渺轻逸展现得淋漓尽致。
 
置身卧虎藏龙的竹林之中,竹色清新飘渺,给人以清幽超脱之感。竹子本性潇洒,更加衬托人物动作轻盈,来去自如。
 
“竹海比剑”一直是中国武侠电影里的经典桥段,[十面埋伏]、[夜宴]等许多影片也都将竹林作为武侠的重要背景元素。
 
 
[英雄] 平湖练舞
 
斯皮尔伯格曾说:“虽然我听不懂中文,但是凭借色彩,我看懂了[英雄]。”
 
除了把色彩发挥得淋漓尽致,[英雄]极具东方美学的打斗场景也惊艳了世界。
 
影片中很少有拳拳到肉的实战,多数场景点到为止,不见血肉横飞,只见刀光剑影,细节刻画到水珠落地,胜负抉择只在一招之间,说的是一击致命一发入魂。
 
其中无名和残剑在湖面上的打斗画面,颜色美得像一幅山水画。
 
无名与残剑湖面一战, 画面多为全景, 青山远黛倒影水面, 水面如镜, 只留湖中一座小亭。
 
剑锋划过水面, 一招一式都杀意尽显,但又兼收并蓄, 以剑击水面开始, 用水滴落地结束, 是点到为止却毫不手软的交锋,同时也展现了蜻蜓点水般的轻盈。
 
 
[妖猫传] 极乐之宴
 
陈凯歌讲在花萼相辉楼办的极乐之宴,是个镶在电影中的“梦中之梦”,美术指导屠楠说,这段是“对盛唐描述的高潮”。
 
它的气度就是盛唐的气度:自由、浪漫、开明,让人心驰神往。
 
它就是那个时代里的“神仙洞府”,如梦似幻,它有中国画之美感,雕刻装饰的颜色均来自青绿山水;又有现代摄影对光的敏锐,让光成为叙事的一部分,“具有隐秘的戏剧性”“璀璨而辉煌”;甚至里面服饰的材料、颜色都经过不断尝试,只为让这极乐之宴成为观众眼里真正盛唐气象的象征。
 
更让这极乐之宴跳脱电影的层次,无论过去,未来,[妖猫传]如何,都不会影响极乐之宴那雍容华度、不沾人间烟火的美。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奇幻海境
 
[少年派]的海面,太美了,宛如印象派抚平笔触的油画,银幕就是画布,画家就是李安,他对色彩、对光极致的追求,全部涂抹在画面上,干净、瑰丽、耀眼。
 
但电影却也是动的,海面是他的画布,却也是故事的场景,罐头投入水中泛起的点点涟漪,鲸鱼跃出水面扑砸的水花,飞鱼群的穿梭,大海咆哮倾泻的狂风暴雨……
 
[少年派]充满想象的视效奇观,全部由这块“喜怒不定”的海负责。静的美与动的壮丽,海面的一体两面,派眼中的魔幻现实,被画师李安用科技完美呈现在我们眼前。
 
是的,你明知道它是假的,它是特效,但仍会由衷赞叹,更由衷相信现实也会如此壮美。
 
也许多年以后,[少年派]已成为历史,甚至李安也不再闻名,但那个海天一色的金色海面却永远刻在观众脑中。
 
 
[头脑特工队] 脑有洞天
 
在影片中,莱利大脑空间被设定为一个无边际、虚无巨大的空间, 莱利在孩提的时候大脑里有薯条森林、云彩城、纸牌屋、饼干城堡等荒诞而可爱的世界。
 
莱利小时候大脑中的五个记忆球是一样的黄色,JOY, 代表着高兴。同时也隐喻着小孩子认知中的世界非黑即白, 希望所有的事情和记忆都是高兴的、快乐的。
 
在电影结束时, 五个记忆球的颜色变成了应有的色彩, 让快乐、忧伤、悲伤、愤怒、害怕等各种情绪释放, 还原人生本色, 让生活走向真实, 同时意味着莱利从孩提走向成熟。
 
电影中的控制台从五种情绪小人共用到每种情绪都有控制台, 也隐喻着莱利认同了情绪的多样化。
 
情绪控制台发展到和莱利父母大脑中的一样, 也标志着莱利的成长。
 
 
 
[布达佩斯大饭店] 布达佩斯大饭店
 
有什么大酒店会是浅粉色么,也许现实中不会如此粉嫩,但电影里,韦斯·安德森会把它粉饰的毫不违和。
 
当然了,这是他的心头好,他对颜色的挑剔、对构图里的执念,都一丝不苟地执行进布达佩斯大饭店的装潢里。是的,其实他就是那位神秘的房东,他就是真正掌控大饭店的人。
 
在他的设计下,大饭店是粉白的,电梯是砖红的,吊灯都要严丝合缝地对齐在酒店中轴线上,即便是后来萧条的大饭店,设计师安德森先生也要按自己的意志粉刷,像那温泉浴室的蓝,温暖的橘黄……
 
这就是刁钻严谨的安德森,涂抹自己钟爱的“高级灰”,精修自己的大酒店,装扮自己的电影。
 
也因这独一份的电影美学,布达佩斯大饭店,值得一游。
 
 
[小姐] 浪语密室
 
密室里面有什么?是成捆成排的禁书,还是女孩可悲的童年,亦或是相爱之人决绝逃走、智商再现的奇谋。
 
都是,但也都不是,毕竟伯爵大人一直隐秘于幕后,密室是他的獠牙、长满倒刺的虎舌,呲牙、舔舐可怜的小姐。
 
密室是伯爵必须发泄的欲望,只有靠着小姐的靡靡之音,才有作为男人的雄风,密室也是他和密友的挺立之地,他们疯狂、他们变态,他们把欲望释放在狭小的空间,放肆,惬意。
 
他们眼里密室是满满的欲。
 
但在小姐仆人眼中,密室也是牢笼,是自由开始的地方,是爱情,是忠心。以房间讲欲情,不怪乎,那年那月会如此火,但也就[小姐]能如此:一间密室中,竟有这多般感情。
 
 
[攻壳机动队] 赛博港景
 
赛博朋克是上世纪最后二十年最重要的科幻臆想之一,它的一部分,在今天愈发成为现实,另一部分,则被证明依旧散发着人类要么过度乐观,要么过度悲观的气息。
 
对于一般影视爱好者,赛博朋克的印象可能来自[银翼杀手]的电影,[攻壳机动队]的动画。
 
如果说银翼有美国大都市自身的特征打底,那么攻壳的都市,就更有亚洲的色彩——特别是香港。
 
所以一点不奇怪,改编不算成功的[攻壳机动队]这城市意象的真实化层面,做得比全片都完美,因为它可以实地取景。
 
在励德邨、将军澳公墓、或者更独特的怪兽大厦这样的景观里人与城市造物的关系,既疏离又亲近,成为电影不多的亮点,也成为新世纪社会景象凝固的记忆。
 
 
[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 史密斯都市
 
“凡事有始必有终,尼奥”。当The One 再次回到母体,回到逃离、奋战的地方,那里早已是阴霾、墨绿、倾盆大雨,无数个史密斯站得笔直,静候安德斯先生到来。
 
沃卓斯基姐妹是玩色彩的老手。该骚气的时候绝不客气,像那色彩斑斓,艳阳高照的晴空。
 
但在满是史密斯的城市,他俩压低了色调,灰沉沉一片,满眼的暗绿,是哗哗不停的倾盆大雨,是无数史密斯组成的绿人墙,是病毒感染了整个系统。
 
灰绿就是沃卓斯基姐妹的信号,在后世的解读里,这种绿代表了病毒,代表了腐坏。
 
但在这儿黑云压城的压抑氛围中,我们的救世主仍旧奋战,而这也贡献了千禧年前十年,最壮丽的完结。
 
[黑客帝国]是想象力的爆发,史密斯都市就是其中最酷炫的设计,这脑洞,即便是现在人也无法超越。
 
 
[哈利·波特]系列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千禧年后的近20年里,电影塑造过太多匪夷所思的魔幻世界,但他们都没有一个系列做得大做得响,无疑,它就是[哈利·波特]系列。
 
我们都知道进入魔法世界最著名的入口,便是神秘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在那里我们和哈利一起带着从斜角巷出来后的兴奋与好奇打量着未来,在那里哈利遇见他一生的挚友罗恩,在那里,在2001年,我们和哈利一起穿越石墙来到霍格沃茨,来到魔法的世界,开始了为期十年的冒险。
 
夺魔法石,见教父,遇初恋,斗伏地魔,十年间,我们和哈利,一同成长,十年间我们数次穿越站台,去另一个世界闯荡。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不仅仅是一扇门,一个通道,它更是我们和魔法世界的桥梁,提及它就会想起那年那月追随哈利的故事,会记起新的时代下,小主人公们穿过站台的忐忑与好奇。
 
虽然现在[哈利·波特]完结了,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却永远在那里,等着有缘人进入魔法世界。
 
 
[小丑] 心灵阶梯
 
楼梯有多难爬,只有亚瑟知道,一次次挣扎着努力爬上去,吃着药、听着毫无改观的治疗对谈,努力让自己变得正常。
 
要当正常人,亚瑟就要不断向上走,但对他,爬楼梯就是艰难地讨生活,一次次努力熬过,一次次都在走下坡,攀楼梯后的回家路都如此,更别说那些意外的打击和习以为常的嘲笑。
 
楼梯有多好走,看小丑就懂,几十阶楼梯,人家毫无恐惧,放肆跳舞,踹着腿,单腿蹦,好不痛快,这还是低着头佝偻着腰,蹒跚走路的亚瑟么?
 
显然不是。舍弃了苦苦挣扎的人性后,亚瑟终于疯狂大笑,他要把这致命玩笑,玩好,演好,昔日痛苦的阶梯是他第一个舞台。
 
楼梯便是亚瑟的心灵之路 ,它见证了他的痛苦,迷惘、伤悲,当亚瑟向上爬,连视角都是仰视仰拍,那般艰辛。
 
它也成为小丑的首秀之地,见证了人性的消亡,疯狂的套现,当小丑手舞足蹈时,是平视,是俯拍,那般畅快。
 
楼梯就像古希腊神话里推着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脚下的路,唯一不同只是亚瑟扔了石头,变身小丑,嘲笑“众神”。
 
 
[无间道] 天台对决
 
刘建仁上天台后,不懂就问:“你们卧底怎么都喜欢上天台?”毕竟只有上了天台,陈永仁才算个警察,才能名正言顺以警察身份面对“假”警察刘建仁。
 
而天台是敞亮的,只有天地和自己。天台没有宿命,混乱,无间归于底层,天台上只剩最初的身份和最后的对决。
 
一个想继续做警察,一个想恢复成警察,但他们都无法摆脱错综复杂的过去和自己身后利益的纠葛。
 
可悲的结局其实早在十年前定下,无间永生,无法改变,除了死。电影之外,作为香港警匪片日暮西山前的最后余辉,天台对峙,成为后[无间道]时代里,电影的标志,至今。
 
但凡提香港警匪片,必有[无间道],必有天台上的对决。
 
 
[夏日大作战] 网战缤纷
 
[夏日大作战]这部影片中以虚拟网络世界AI与现实世界的同时并存为背景, 由人工智能AI引发的些许小混乱,进而导致现实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世界毁灭的危险。
 
而影片主要展示的就是在网络世界与现实世界交互影响而引发的灾难中,人类如何通过家庭的温暖和羁绊化解现实生活中的危机。
 
在蝴蝶效应的影响下,发达的虚拟网络社会与现实社会形成了高度的依存关系,同时, 影片中出现的花札牌、牵牛花、传统武士精神等虽平常可见,但极具日本特色,是折射出主题的重要符号。
 
 
[千与千寻] 海上铺轨
 
锅炉爷爷告诉千寻要找到钱婆婆必须坐火车到沼之底,但是这是一趟有去无回的电车。
 
为了救白龙,千寻没有丝毫的犹豫,即使有可能再也回不去汤屋,千寻还是踏上了这趟有去无回的旅程。
 
火车非常安静地在海上行驶,路过一些道口,有一些人上下,这些人是影影绰绰、看不清脸的,最后就剩下了千寻和无脸男两个人坐在一起。
 
千寻并没有害怕和退缩,与刚开始进入山洞都要紧贴着妈妈不同,这时候的千寻,坚定,勇敢。
 
在异境世界中面对逆境,贮藏在千寻体内的顽强生命力开始迸发,求生的意念,爱心的萌动、责任心的驱使,千寻逐渐意识到自己真正的存在价值。
 
 
 
[星际穿越] 五维空间
 
黑洞内是什么样的?五维空间又是什么样?我们一直在观望、猜测,而诺兰把它带入电影,带入“现实”。
 
[星际穿越]的内核其实很经典,它仍旧就讲述了家庭,讲述了冒险,讲述了父女间深沉的爱,亦如[阿凡达]一样,严谨、科学的科幻外衣,给了[星际穿越]跨越沉闷的资本。
 
诺兰的外援们,让所有看似震撼的天体物理学现象落地成为[星际穿越]“烧脑”的筹码,但它并没有影响内核的实现。
 
相反,当库柏牺牲自己冲进黑洞深处,跌入万花筒般的五维世界,发现在由线、面构成的小匣中,每一堵墙都是女儿墨菲的书架后面。
 
自己身处不可思议、不可明喻的五维空间里,但却也回到了女儿身边,此刻内在和外在,巧妙结合在一起,看着让人觉得玄妙不可思议,但情感却始终统一。
 
五维中的爱,用爱嫁接科学和情感,不愧是诺兰。
 
 
[碟中谍4] 攀高迪拜塔
 
“阿汤哥”的拼,现在已经人尽皆知,真刀真枪亲上阵,俨然成了[碟中谍]系列的招牌,但要论最震撼,还得服[碟中谍4]的攀爬迪拜塔。
 
虽然早先也有徒手攀岩,跳大楼啥的,可毕竟攀岩被吴宇森当成装饰品,跳上海中银大楼也有CG特效在。
 
[碟中谍4]的攀爬不仅是实打实的阿汤哥亲自在高达828米迪拜塔顶着狂风拍摄,且剧情的紧张和真人攀爬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俯瞰的心惊胆战,时不时耳旁刮过萧瑟凌冽的风,攀爬时攀登手套失效突然下坠……
 
每一次冒险都让观众心跳加速,都在给电影加码。
 
最终,我们都知道[碟中谍4]的影响——盘活了整个系列,让“靓汤”重返好莱坞一线,更重要的是,它让我们看到了真实的风景,真实的特技,这些永远是CG不可比拟的。
 
 
[少年的你] 小北港弯
 
小北是怎样的?
 
很难定义,一方面他的确是小混混,不学无术,社会闲散;另一方面,他重感情、重情义,一诺千金,保护了陈念,虽然手法极端。
 
小北很难定义,小北家却不同,对于小北,也许它只是个安身睡觉的窝,但对于陈念,它是安心的港湾。
 
只有在这里她才能放松,只有在这里她才能安心,也只有在这里她有了懵懂的爱。
 
这大概便是[少年的你]大胆突破的地儿,在电影中所谓的港湾,家,不安全、不安心。
 
在家忐忑的过。在学校,高考前的紧张夹杂着严酷,冷漠,害怕……一系列负面情绪,更别说还有魏莱这号人。
 
于是乎破败VS完好,温馨VS冰冷,陪伴VS孤单,安全VS危险,小北家似乎除了破外,别无害处。
 
这种反差和利用,不愧是国民爆款[少年的你]。
 
 
[阿凡达] 嘿呀,哈利路亚山
 
毫无疑问,“卡神”借[阿凡达]为之后利用CG特效的电影指明了一条康庄大道,CG视效的真,人眼已无法辨别,谁能知道自己在银幕看到的风景、城市会是假的呢(譬如[蜘蛛侠:英雄远征])。
 
但绝大部分电影只是利用了CG,用特效的“假”掩饰场景的“真”,不像[阿凡达],它用CG架构的“假”却把潘多拉星球的“真”搭建完美。
 
究其原因就在于设计狂魔“卡神”,电影中所有关于潘多拉的一切都有迹可循,有设计,有根据,似真实,我们看得不是假的,而是真的潘多拉。
 
所以当跟着运输机感受溅起的水花,远眺哈里利亚山,飞翔于群山迷雾中,感受悬浮山的瑰丽和壮美,我们的惊讶与震撼和角色一样真实。
 
这就是哈利路亚山的魅力,亦是[阿凡达]的。
 
 
[指环王] 夏尔情牵
 
[指环王]第一部加长版来到第45分钟,弗罗多和山姆来到离家最远的地方,回首身后的农田,那是他们的家。
 
几十分钟前,在那场开天辟地的魔戒诞生、流失记之后,这个家——夏尔,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惬意,闯入我们的视野。
 
生活在这里的霍比特人不是困苦的矿工,而是闲适的农人,作者托尔金将自己的英国民族生活观,融汇在他们身上,而周遭泛着光的绿油油就是理想中的“不列颠乡土”。
 
而在这片美好之后,除了残存的精灵之地可以给予人们一点美好的庇护,魔戒的故事将越来越黑暗,这片田园也是弗罗多和山姆意志力的根。
 
这片根,来自英格兰体系下的新西兰,来自艺术指导们的鬼斧神工,来自特效师的灵犀渲染。
 
 
[盗梦空间] 巴黎翻转
 
作为一部超现实主义作品,卷曲的巴黎城是[盗梦空间]最精彩和最具标志性的画面。
 
在卷曲的城市中,特别是当城市倒过来之后,呈现给人的就是一个鸟瞰图。使人们如同从高空观看巴黎。
 
这一镜头中的巴黎建设,完全是真实的再现,其中有高大的现代建筑,也有充满韵味的近代建设。
 
在细节上,剧组追求真实,从街灯、窗帘,甚至是建筑物内的室内结构,都一无巨细。让人感觉是平躺在半空中观看巴黎城,不同的角度,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特别是在折起拐角处的高楼相交叉又相挤压变形,建筑发生着扭曲和倾斜,是在视觉上更是建筑设计上的一种奇观,是在真实城市所无法看到的。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12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draccula
大场面
2020-01-21   00:30
Ada
😂
2020-01-20   20:48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