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人类能否阻止灾难到来?
2020-03-23 17:08
在眼下这个特殊的时期,回顾这一部25年前的电影,是有着多重的意义。
 
[十二猴子]的故事同样关于灾难,灾难的源头同样是病毒。病毒,总是人类统治地球最大的敌人。
 
在影片一开始,地面的主宰就已经被不惧病毒的动物所取代。而人类则被迫钻入地下生活。
 
不过,影片并没有直面这场灾难的发生,其时间线被安排在灾难前的过去与灾难后的未来两端来回切换,恰好避开了灾难骤变的过程。
 
所以,[十二猴子]算不上一部严格意义上的灾难片,它的主旨其实是关于一个秘密的揭示。这个秘密,关于灾难,也关于人性,更关于主人公的个体命运。
 
[十二猴子]的出发点,源自于人类根深蒂固的一种情结——时光倒流,弥补过失。
 
然而,即使真的回到了过去,我们就能避免灾难的发生吗?这恰好成为了影片最大的魅力,一种在确定性与不确定性之间的摇摆。
 
事实上,它所引起的讨论,也大多聚焦于此:什么才是真相?历史被改变了吗?灾难还会发生吗?
 
今天,当我们在现实中也在迎击一场病毒肆虐的灾难时,或许,再次回顾这部电影能够让我们寻找到更多新的启示。
 

0. 序:符号与预言

 
相信很多人潜意识里都有这样的感觉:12是个很妙的数字。它因子充沛,均匀对称,适合多种形式的拆解。
 
自古以来,12一直被用作时间的进制单位。12时辰为一昼夜,12月份为一四季,12生肖为一轮回。所以,这个数字本身就蕴含了一股时空循环的意味。
 
而猴子,则象征了一种冲动、疯狂。它代表了人类进化无法褪去的野蛮,代表了人类光鲜外衣下的动物本能,代表了人类非理性的一面。
 
片头字幕阶段,在血红的光晕里,每12只猴子组成一个绕顺时针旋转的圆轮,越向里的圆轮转速越快,无数的圆轮通往深远的黑暗,仿佛一个永无止尽的时空隧道。
 
最后,一个新的“12猴子”符号从黑暗中向观众迎面推来,并带出了片名。
 
这个符号,将成为推动剧情的主要线索。它与前面的12猴子圆轮相比,多了一只张牙舞爪的疯猴子,同时圆轮内多了时钟样的刻度和指针。
 
倾斜的“12”字体,和弯折的指针,都预示了时空的扭曲、变形。
 
 
 
另外,在猴子符号片头之前,其实还有一小段引子,以90年代老式计算机的显示屏画面,打出来三句话。
 
三句话语气肯定,就如同一般的事实陈述:“ 1997年50亿人类会因一种病毒而死,幸存者将放弃地球表面,动物将重新统治世界。”
 
但通过屏外的字幕提示,我们知道,这三句话摘自于专家对一位精神病患者的谈话,时间为1990年4月12日,地点为巴尔的摩国家医院。
 
这段信息的矛盾性,令我们产生疑惑,这到底是一句疯子的胡话,还是一位先知的预言?
 
 

1. 童年惊梦

 
眼睛,是正片的第一个镜头。伴随着一声猛烈的枪响,一个奔跑中的男人应声倒地,他穿着橘色花衬衫、纯白色长裤,一头棕色长发,左手上的一把手枪被丢到一旁。
 
金发女人紧跟上来,扑向倒地的男人。她看上去悲痛万分,死死盯着他,任由他满是血迹手掌抚摸着脸庞。
 
目睹这一切的小男孩,像是受到了惊吓,显得困惑而焦虑。开头的一双淡蓝色眼睛,正来自于他。
 
这一段采用升格加高曝光的镜头,暗示这不属于现实的画面。果然,画面很快切换至正常的状态,故事的主人公,詹姆斯·科尔(布鲁斯·威利斯饰)从睡梦中醒来。
 
刚才的场景似乎是一场梦,但实际上,这不仅仅是梦,也来自于他小时候的一段记忆。
 
对人的记忆的探讨,是影片重要的内容之一。
 
首先,记忆对人产生影响,童年目睹暴力和死亡的记忆,使得詹姆斯患有严重的创伤后遗。成年后的暴力倾向,源自于内心的不安与恐惧。
 
其次,记忆是有主观性的,它会随着个人经历而被潜意识窜改,窜改后的记忆,又会反过来强化人的怀疑,使人更加偏执。
 
记忆塑造人,人又在塑造记忆。这些问题,都将在后面的剧情中得到印证。
 
 
 
 
 
 
 
 

2. 2035:末日之后

 
未来世界如片头的预言一样,已经遭受了病毒的肆虐,人类被迫在阴冷、昏暗的地下生活。
 
詹姆斯是一名囚犯,被禁锢在牢笼中。地下监狱里人人一个牢笼,相互隔离开来。每个囚犯还面临着随时被派出去完成任务,名曰“自愿者”。
 
詹姆斯被安排“自愿”外出侦查。外出是一项危险的工作,需要裸身套上橡皮套,确保除了脸以外没有一处裸露,然后再穿上衣服,最后传上塑料防护服。
 
显然,由于灾难的影响,人类的科技水平已经停滞,就连防护服都显得非常简陋。
 
地表,人类已经绝迹,但动物似乎不受病毒影响,生龙活虎。詹姆斯的侦查任务就是捕捉各种昆虫带回去。
 
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了一个鲜红的标志,电影里第一大谜团——12猴子的标志,首次在电影中出现。
 
外出回来就是全面的消毒、验血,以防病毒在地底世界扩散。詹姆斯被带去科学家团队面前审问。
 
审问的场景设计非常特别,詹姆斯坐在一个可以升高的椅子上,与科学家相隔很远。四周的高墙上布满了过去的报纸,关于病毒的新闻标题和图片映入詹姆斯的眼球。
 
一个自由移动的视频球,停留在詹姆斯面前,上面安装了许多摄像头、电子屏幕等。冰冷而古怪科学家们远远地坐成一排,面前堆满了老式复古的机械与电子混杂的设备。
 
他们打算交给詹姆斯一个任务,可以有机会获得减刑,还能帮助人类重返地面。他的时空旅行即将开始。
 
 
 
 
 
 
 
 
 
 

3. 1990:理想城市

 
时间来到1990年。镜头从一幅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缓缓展开,这是意大利画家弗拉·卡内瓦莱的《理想城市》,画上的大剧场、教堂等建筑按照轴对称的方式,井然有序地排列着。
 
秩序而宁和的古罗马城,表达了卡内瓦莱对古典罗马时期理想国的怀念和向往。
 
而作为影片中1990年的第一个镜头,它是否也表达了故事主人公对过去生活的眷恋?亦或是对于一种乌托邦世界的渴求?
 
也许,在詹姆斯看来,这是一个没有病毒的美好世界,但他却无福消受,除了从地下恢复到地上生活,詹姆斯与在未来时受到的对待毫无差别。
 
詹姆斯全身赤裸出现在街头,很快就被拘留。电影用了相似的镜头与未来时的场景呼应:被囚禁在牢笼里,双手被铐,被强行清洗消毒,被看守押送。
 
詹姆斯再次被审问,审问者换成了一排心理医生。
 
詹姆斯开始反复讲述自己来自未来以及关于病毒肆虐的灾难,其内容正与片头电脑屏幕上的预言呼应。但他没办法证明自己,所有医生都相信他是精神分裂症。
 
 
 
 
 

4. 1990:梦中人

 
1990年开篇的视角,其实是从凯瑟琳·瑞莉开始的。
 
作为一名心理医生,她的命运自然与詹姆斯相互缠连。她对詹姆斯的袒护,渐渐引起其他医生的不满。不过,她此时对詹姆斯更多的是一种共情,她看到了詹姆斯的痛苦与脆弱。
 
詹姆斯多次向她请求帮助,将她视作离开这里的救星。詹姆斯做了第二次关于机场的梦,金发女人露出了面容,很像瑞莉医生。但现实中她的头发是深色的。
 
所以,这到底是詹姆斯真实的记忆,还是因为潜意识的迷恋而产生的错位呢?
 
此外,他还看到了那个即将倒地的嬉皮士原本追逐的目标——一个拎着铁盒的人,穿着黄色外套,扎着一束橘色的长发。他是谁?他要去做什么?
 
恐怕,梦里暗示的是詹姆斯心底的疑惑与渴望。他渴望获得爱,也渴望寻找答案。他执着地要离开疯人院,寻找病毒源头的线索,不仅是为了完成任务,也是为了弥补自己人生的不甘。
 
 
 
 
 

5. 1990:飞越疯人院

 
在疯人院里,关键人物杰弗里·戈因斯出现了。
 
为什么关键?既然找了布拉德·皮特来演,就没法掩饰这个角色的重要性,何况皮特一出场的表演就令人刮目相看。
 
与之前的风流倜傥、潇洒不羁的角色都不同,他举止怪异,精神狂躁,总是絮絮叨叨说个没完。
 
戈因斯第一次见到詹姆斯,就发表了一大通演说。狗屁道理不通,却振振有词。他身穿病服与便装,脚上却蹬着一双昂贵的皮鞋,目测家境十分优越,但究竟是怎样的身世,此时还未揭开。
 
在后面的一幕里,戈因斯在言语中透露出了自己有个很有权势的父亲,会带他脱离这里。“我老爸是神!”他嚎叫着,但没人知道他爸是谁。
 
戈因斯倒是非常乐意帮助詹姆斯出逃,帮他偷得钥匙,并且大发癫狂,吸引保安注意。但詹姆斯最终还是被捕。
 
然而,詹姆斯突然失踪了,就这么消失在禁闭室里,手脚完全被绑住,四周墙壁高耸光滑,屋顶的通风口完好无损。90年代的医生和护士一头雾水:他到底怎么逃出去的?
 
 
 
 
 
 

6. 2035:回到未来

 
詹姆斯回到未来,做了第三次关于机场的梦。这次又有了新的信息:拎着铁盒的人竟然长着一张戈因斯的脸。他还转过头对小时候的詹姆斯说了一句:注意!
 
这又是记忆的篡改吗?与戈因斯的相处,让詹姆斯感觉到他是一个疯狂而又危险的人,行为极其不理智,脑子里充斥着反政府的叛逆思想。
 
詹姆斯醒来后,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在与他对话,称呼他为“巴比”。
 
镜头展示了詹姆斯身处的环境,四周光秃秃的高墙,简直与1990年的疯人院禁闭室一模一样。这个声音到底是谁?是不是詹姆斯脑中的幻想?影片并未给出解释。
 
詹姆斯再次被科学家团队审问。他们还原了一通老式电话录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电话直接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位于第二街的动物自由协会,就是十二猴子军团的秘密总部。
 
“就是他们干的。”这一句话模拟两可:他们干的是什么事?
 
当然,一心只想找病毒源头的科学家一定认为他们干的事就是释放病毒,而且他们心底也早就认定十二猴子军就是罪魁祸首。
 
在科学家展示的多张照片中,詹姆斯看到了一张关于戈因斯的照片,这又为戈因斯的身份添加了一层疑虑。
 
 
 
 
 

7. 1917:科学玩笑

 
影片将几个未来科学家的形象表现得滑稽可笑。当詹姆斯告诉他们,其实自己被送错了时间,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立刻反过来质问詹姆斯,以掩饰自己的过失。
 
詹姆斯拥有了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仿佛是科学家们宽容地赏赐得来的。
 
当他们信誓旦旦地向詹姆斯承诺,这回一定准确地送到指定时间,结果却闹了更大的笑话:詹姆斯来到了1917年的法国军战场。
 
可怜的詹姆斯,赤身裸体躺在炮火喧天的战渠里,法国士兵的询问一句也听不明白,腿上还挨了一枪。随后,詹姆斯很快又再次进入时光隧道,被带到1996年11月。
 
有个细节值得注意,詹姆斯在1917年的战渠中,遇到了自己的牢房室友荷西,原来他也参与了时空穿梭任务,被误送到这里。这说明,不止有他一个人在进行这项任务。
 
 
 
 

8. 1996:卡珊卓情结

 
来到1996年,视角再次切换为凯瑟琳·瑞莉。她正在进行一次学术演讲,主题为“疯狂与启示异象”。
 
在演讲中,她提到了穿梭至1917年的荷西,她将历史上一系列关于预言灾难而导致的疯狂行为,归结为“卡珊卓情结”。
 
卡珊卓,是古希腊神话里的人物,她具有预言的能力,预言了特洛伊的毁灭,却无人相信,最后预言成真。
 
卡珊卓渐渐成为一种隐喻:有预见性的人,往往因为即将到来的灾难而感到痛苦和焦虑,而身边人的不相信,加剧了他的苦恼和孤独。
 
卡珊卓隐喻,其实道出了人类历史古往今来不变的真相,即先知是无力的,纵使透露了天机,人们对于灾难的预言总是不屑一顾。
 
凯瑟琳其实也不相信这些预言,但她对这些患有“卡珊卓情结”的人们遭受的痛苦表示同情。
 
然而,讲座上有个神秘的男人坐在无人注意的角落,漫不经心的听讲。他穿着朴素,面容憨实,讲座后一边找凯瑟琳签字,一边讲述自己的观点。
 
他不同意凯瑟琳将散布预言的人,认为是患有精神病,而是相信启示必将到来。不过,此人相貌平平,语气温和,极其不引人注意。
 
 
 
 
 
 

9. 1996:费城奇遇

 
讲座结束后,詹姆斯劫持了凯瑟琳,迫使她驾车开往费城。这一路,是两人感情加深的过程。
 
凯瑟琳仍旧不相信詹姆斯所说的病毒灾难。詹姆斯留下了许多线索,例如,他说出了广播上报道失踪的小男孩去向,凯瑟琳从他腿上取下了一枚子弹等等。这些线索会最终转变凯瑟琳的看法。
 
詹姆斯做了第四次机场的梦,金发女人的形象更加清晰,与现实中凯瑟琳的确长得一模一样。
 
紧接着,他在费城遇到了许多奇异的事情,比如一个流浪汉,称呼他为巴比,正如他之前脑海中的声音一样,提示他牙齿里安装了追踪器。
 
还有一个宣扬启示录的街头牧师,认出了詹姆斯,说:“你,就是你,你是我们的人!”这些怪异的人,让詹姆斯感到疑惑。
 
难不成,他们都是未来过来的“自愿者”?
 
 
 
 
 
 

10. 1996:戈因斯宅邸

 
詹姆斯发现十二猴子的标识,闯入动物自由协会,知晓了杰弗里正是十二猴子军团的创始人,同时也是著名的诺贝尔病毒学家之子。詹姆斯继续迫使凯瑟琳驾车带他前往戈因斯家。
 
戈因斯家是一座大豪宅,病毒学家正在宴请众多宾客。詹姆斯见到了盛装打扮的杰弗里,一个真正的纨绔子弟,与疯人院时的他判若两人。
 
但这一切都是伪装,杰弗里在人们面前彬彬有礼,私下与詹姆斯谈话时,仍旧是一副胡言乱语、神神叨叨的模样。
 
他留着金色的长发,简单地在后面扎起来,与梦中拎箱子的男人几乎一模一样。他告诉詹姆斯,是后者起先告诉他用病毒毁灭世界的计划。
 
詹姆斯逃了出去,为自己的过失感到自责而无力,他怀疑这一切的计划都源自于他自己。
 
 
 
 
 

11. 2035/1996:何为真实

 
詹姆斯再次被召回未来。情节开始进入双线叙事。詹姆斯与凯瑟琳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什么是真的?谁才是疯了?
 
詹姆斯开始嘲讽眼前荒蛮的未来世界以及怪异的科学家们,他通过与脑中声音的对话,思考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他决定申请再次回到过去,回到地球表面和凯瑟琳的身边。
 
而凯瑟琳则日渐相信詹姆斯的话,她发现失踪的小男孩正如詹姆斯所说,只是在和朋友恶作剧;她还发现从詹姆斯腿上取下的子弹,来自于1920年以前;她甚至在一张一战时期的照片里,发现了詹姆斯。
 
她开始质疑自己坚信的精神分析专业。
 
 
 
 
 

12. 1996:线索迷踪

 
电影很快给出了一条新的线索,杰弗里的父亲在接到凯瑟琳的电话后,他的助手露出了真容。原来,他就是在凯瑟琳讲座上的神秘男子。
 
虽然他看上去安静、温吞,不带一点儿危险性,但目前一跃成为重要嫌疑人。难道他与杰弗里是同党,都是十二猴子军的成员?
 
凯瑟琳主动去找动物自由协会询问。杰弗里正坐在里面,打扮的像一个匪徒,与同伙们正在忙碌筹备。离病毒爆发的时间已经非常临近,十二猴子军准备采取行动了吗?
 
詹姆斯回到1996年,与凯瑟琳相遇。看到后者在墙上的涂鸦:“有病毒吗?这里是病源吗?50亿人死亡?”还私下打了一通电话,留下语音。
 
这些内容都是詹姆斯在未来从科学家那里获得的信息,他试图寻找的线索,没想到竟然都与凯瑟琳,以及自己相关。
 
 
 
 
 

13. 1996:迷情记

 
此时,詹姆斯与凯瑟琳已经性情转换。作为心理医生的凯瑟琳变得神经紧张,焦虑偏执,而从前的病人詹姆斯此时变得非常安定。
 
他告诉凯瑟琳,想留在这里,过正常的生活。他拔掉了自己的门牙,以防被跟踪。
 
两人一路躲避警察的追捕,来到一间电影院,进行乔装打扮,避免被人认出。导演特意在此处安插了一次致敬——电影院正在进行希区柯克24小时影展。
 
银幕上放的正是希区柯克的经典[迷情记]。但影片并不是毫无理由的引用这部电影,它利用电影中的台词和隐喻,巧妙地与本片产生呼应。
 
[迷情记]同样探讨的是一种执迷的心理,在真相的探索中,人们渐渐迷失了自我。当凯瑟琳戴上假发之后,仿若[迷情记]中金·诺瓦克饰演的朱迪,从深褐色头发,摇身变为金发。
 
凯瑟琳终于成为了詹姆斯梦中的金发女子。詹姆斯更加笃定了自己多年来的梦境。
 
 
 
 
 
 
 
 

14. We did it

 
杰弗里率领的十二猴子军,绑架了他的病毒学家父亲,并把他丢在动物园里。十二猴子军将动物园的动物全部释放了出来,大象、老虎、熊、长颈鹿,全都在城市里乱跑。
 
杰弗里的目标终于昭然若揭,他只是一个狂热的动物保护主义者,痛恨父亲的实验室以学术研究为目的,虐待各种动物。
 
与释放致命病毒相比,这场小混乱简直不值一提,甚至显得有些可爱。杰弗里与十二猴子军不再是嫌疑犯,不再是疯狂的恶魔。
 
他们在墙上再次喷上自己的十二猴子标志,并伴随着胜利的口号,“We did it”(我们成功了)。
 
詹姆斯和凯瑟琳看到长颈鹿在高速公路上轻快地奔跑,鸟儿在楼宇间尽情飞舞,他们松了一口气,兴奋极了。
 
 
 
 
 

15. 终点

 
詹姆斯与凯瑟琳来到费城机场。詹姆斯一下子反应过来,这就是他梦中的场景。不远处,8岁的詹姆斯正与父母一起走进机场。难道还是逃脱不出宿命吗?
 
真相终于揭开。梦中的铁盒出现了,持有者正是戈因斯博士的助手。他穿着黄色外套,扎着一束橘色的长发,与梦中的形象完全符合。
 
他一口气买了十几张机票,依次飞往旧金山、新奥尔良、里约热内卢、罗马、金沙萨、卡拉奇与病毒爆发的次序完全一致。他在安检过程中,打开了病毒瓶。
 
詹姆斯本不想管这事,他打了一通电话,告诉未来的人,不是十二猴子军做的,自己也不会回去了。然而,突然出现的荷西递给他一把,逼他完成任务,不然他会杀死凯瑟琳。
 
詹姆斯迎来自己最后的旅程。凯瑟琳认出了戈因斯博士的助手,詹姆斯冲过安检区,举起手枪,追了上去。侵扰了他一生的梦,终于在这一刻成为现实。
 
助手跑过8岁的詹姆斯,说了一句:“注意!”成年詹姆斯在后面一路狂奔,凯瑟琳紧随其后,试图阻止他。一声枪响,警察射出的子弹击中了詹姆斯的胸口。他跌倒在地。
 
詹姆斯小时候目睹的死者,正是未来的自己。
 
 
 
 
 
 
 
 
 
 
 

16. 尾声与余想

 
很多人说,[十二猴子]的故事是一个悲剧。人无法逃脱自己的命运,纵使回到过去,也无法改变历史。虽然詹姆斯最终并没能阻止病毒的扩散,人类灾难的来临,但他这一生依旧是有意义的。
 
作为一个在哪儿都受到胁迫和管制的小人物,他已经拼尽了全力,完成了自己的职责。
 
濒死的他躺在凯瑟琳的怀里,侵染鲜血的手不停抚摸着她的脸庞,直到死去。他是那么爱她。
 
导演吉列姆说,这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不仅如此,这也是一个人,寻找自我的故事。詹姆斯最终解开了困扰自己一生的疑惑,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或许,他回到过去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病毒,而是为了遇见凯瑟琳。
 
影片的结尾还留有一个悬念,当携带病毒的助手安全登上飞机时,坐在他邻座的琼斯女士,分明是未来的科学家之一,她的出现令人遐想连篇:为什么她也会穿梭时空来到这里?
 
她的最后一句台词“我是做保险的”,是要保证历史正常进行的意思吗?她与助手坐同一架飞机,飞往旧金山,是为了保证接替他完成后续的病毒抵达吗?
 
然而,电影戛然而止了,就在小詹姆斯望着天空的飞机、已然失去童真的双瞳里,结束了。未来什么样,对他来说,依旧是个未知数。人生,从来都是一个谜。
 
 
 
 
 
 
 

幕后

 
剧本的灵感来自于法国新浪潮时期,由克里斯·马克创作的一部短片[堤](1962)。
 
原作的手法极为先锋、大胆,28分钟的片长,除了19分钟处一段约5秒的动态镜头,其他完全通过静态画面组成。
 
不过,这部“PPT电影”的故事十分迷人,被环球买下改编版权后,为[十二猴子]的诞生提供了绝妙的大纲。不过导演特瑞·吉列姆在拍摄前拒绝观看这部短片,以避免自己被原作干扰。
 
导演人选很快被敲定为擅长描绘时空、梦境、疯狂和幻想的鬼才特瑞·吉列姆。当然,后者也一瞬间被剧本所吸引。
 
吉列姆其实大多数时候喜欢自编自导,而这次立即决定执导影片,并且对剧本毫不改动,说明剧本本身已足够扎实、迷人。
 
鉴于环球公司强行修改[妙想天开]结尾的先例,吉列姆这回宁愿以压低预算的代价,来获得最终剪辑权。
 
布鲁斯·威利斯原本不在吉列姆的最初选择,通常情况下,吉列姆爱用的演员,都没有多少票房号召力,所以他对主演的提议被环球立刻否决。
 
当然,吉列姆最后还是很满意威利斯的表现。他认为,威利斯虽然看上去凶猛、强悍,但却能演绎出丰富、细腻的情感,反而更加衬托出他内在的脆弱和柔软。
 
威利斯甘愿自降片酬,以让影片的制作经费满足环球的预算,顺利开拍。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危险,威利斯主动剃光了自己的头发——比他以往任何一个角色的头都要更光!
 
有趣的剧本加上特立独行的导演,让不少明星想要加入剧组。彼时,因为刚刚上映的[夜访吸血鬼]和[燃情岁月],让布拉德·皮特跃入一线。
 
但他主动降低身价,并舍弃自己的美男形象,争取到一个疯疯癫癫的傻瓜角色。
 
次年,[十二猴子]也为他带来人生中首个奥斯卡提名(最佳男配角奖),同时也拿到第一个金球奖最佳男配角奖。
 
吉列姆电影中的镜头非常具有辨识度。他偏好大仰角、倾斜镜头、大广角甚至鱼眼镜头,用来制造一种变形、诡异的画面,从而使观众产生异常、不适的视觉感。
 
如同希区柯克电影里常出现的圆形楼梯,[十二猴子]也常常使用旋涡式的构图。
 
不仅如此,影片还大量运用了菲涅尔镜头,让许多灯光,产生奇异的螺纹眩光,加强这种眩晕感。
 
 

艺术设计

 
吉列姆在本片使用了与[妙想天开](1985)相同的设计风格,特别是布景上的复古垃圾风。
 
他确保了2035年的地下世界,只采用1996年以前的基础科技,从而产生一种令人称奇却又古怪荒诞的未来感。
 
他和布景师专门跑了多个跳蚤市场和二手仓库寻找布景的材料,以打造吉列姆钟爱的垃圾美学。
 

叙事手法

 
影片设置了大量的线索和谜团,但并不是每一个都得到了解答。它做了大量的留白处理,使得许多观众直到看完影片依旧留有疑问,从而引起大量的解读和分析。
 
事实上,最出色的一招还是从希区柯克继承下来的“麦格芬”手法。十二猴子,不仅是电影名,也是推动剧情发展的主要动力,但最后我们发现,十二猴子并不重要。
 
 
詹姆斯·科尔语录
 
1. 我是疯了,是你们把我逼疯的。
2. 我爱这个世界,还有青蛙和蜘蛛。
3. 我不想知道未来的事,我想当个正常的人,我希望这就是现在,这次我要留下来,跟你在一起。
4. 电影永远一样,不会变,可是每次看到的感觉不同,因为我们变了,会有不同的观点。
5. 这和病毒完全没关系,对吗?而是你有没有奉命行事。
 
杰弗里·戈因斯语录:
 
1. 你会进来不是因为你是疯子,而是因为制度。
2. 我们变得不劳动,一切变得自动化。那我们是什么?我们是消费者。买一堆东西就是好公民,不买的呢,就是精神病。这是事实!
3. 你知道什么是疯狂吗?疯狂就是少数服从多数。
4. 没有所谓的对或错,只有舆论。
5. 他们要保护外面的正常人,其实他们和我们一样疯狂
 
凯瑟琳·瑞莉语录
 
1. 预知未来却无能为力,痛苦至极。
2. 大家都把我们的话奉为真理,精神病学是最新的宗教,我们决定什么是对错,我们决定谁有没有疯,我正在失去信仰。
3. 如果你不能改变过去,你何不闻闻花香。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20年3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pocketme(猴哥)
🤔
2020-03-23   21:54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